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叶邱]风与月与人

    给纯小姐姐@纓寂純 21°CC 
    一直很想写邱非和叶邱!借着如愿啦(然而OOC
    手感在凌晨复活,修仙文就该修仙时候写……。
    
    意识流修真paro
    可能是第一次没写打斗的文

    01

    枪出如蛟龙,水浪中来去自如,也能呼风唤雨,招来云雷。

    但终归只是蛟,比不得真龙。

    

    酣战一宿,日头缓缓自天际探出,邱非迎着光猛地旋身,一个回马枪突入空处,惊鸿一枪竟落了空,邱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瞳骤缩。

    邱非收枪急退,甚至掐诀缩地成寸,却只能眼睁睁地见那锃亮枪头更加逼近,闪躲不能。

    直到背脊撞上凹凸不平的山壁,一侧的脸颊蹭上灰砾,邱非才大喘着气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邱非撑着山壁,脚步不稳。

    “……谢斗神赐教。”

    他抱起拳,指头摸进血肉中,却面不改色,学着凡人武者的规矩,道一句多谢赐教。

    

    世人斗神从未收徒,他指点过许多人,其中最是偏爱门下一位名为邱非的弟子。

    但邱非自知与世人无二,他也是许多年后才知道。

    叶秋不是叶秋。

    他是斗神,他是叶修。

    

    

    02

    “邱非——”闻理一边向邱非修炼时惯常去的地方走去,一边喊邱非名字。

    “邱非——”

    入定中的邱非的眉宇微微一动。

    “邱非你在哪里啊——”闻理转了个弯儿,便看见自己要找的人坐在被捣的乱七八糟翻出好几块泥土的草间,阖目盘坐,两手搭膝,竟是入定了。

    月华正满洒。

    夜幕中看迷离的光晕,投下清透的月光,映在如玉面容上,配着空旷高山与朦胧白云,当真如画中仙人仙山,而非他们一众试图爬出泥泞的逆命之人。

    

    闻理在一边等到睡着,还是邱非出定后见闻理几乎拱了一脸土,连忙推醒了人。

    “怎么来了?”邱非问。

    “你要做的。”闻理打了个哈欠,再眨眨眼,神色一派清明。他拍拍膝上安放的衣物,“知道你没时间去拿,给你送过来了。”

    邱非轻声道:“谢谢。”

    闻理摆手。

    邱非正要拿起衣物,却听闻理忽然大叫一声:“哎呀!”

    他动作一顿,以为出了什么事。

    “手手手!”闻理道,“你怎么老是这样?”

    都是一群才筑基、金丹修为的弟子。修炼太累,要学的太多,他们从不敢叫停一停。邱非似乎不知怎么写疲倦两字,一杆枪一打古籍从日出到第二日的日出,手心血绽肉开,也不觉痛似的。

    怎么会不累不痛呢?

    可是嘉世只有他们了。

    见邱非将一双手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闻理没有多说什么,只拿眼上下打量邱非。

    片刻后惭愧地摸摸脑袋,闻理叹气:“太快了……”随即又笑着拍拍邱非肩膀,“恭喜你啦!半步元婴!”

    他站起就走,回身对邱非挥手:“我去告诉他们了!”

    

    03

    少年修士盘坐在荒芜山头,横枪在膝,眼望层层劫云。

    随着浓到墨色的乌云几近压至天灵,云间才缓缓传来惊雷怒吼。

    

    劫雷纷至沓来,百年岁月倒流,将他带去一切还未开始之前。

    

    邱非也只是听说。

    叶秋生于世家,却长于山野,他早早离家独自闯荡,一身武功皆为自学,后来偶遇机缘拜入道门,从此纵横。

    

    因此遇到叶修时,邱非也不知是天道捉摸,还是纯粹偶然了。

    兴许各有一半。

    不知这般用意是何,邱非见到叶修时,小小少年身边一人也无,没有苏沐橙,也没有他人口中的神秘人物。

    

    叶修早年生平事迹并不为人所知详细,修士间传开的无非是那几件,闻理听罢叶秋,好奇起邱非出身。

    邱非家中并非权势商贾,只是恰巧落根于未来富饶之地,日常温饱之余足够玩乐。偏生邱非是个倔脾气的,幼时偶然见江湖侠客比斗,自窗出,翻身上了屋檐,手上力道虽重,脚下却踏雪无痕,不碎一片砖瓦,于闹市中众人顶上过,飘逸如风,便要习武。

    直到他小有所成时闯江湖,竟得仙山上道长批命,随即撞见了斗神与他人切磋,看得愣了,回过神时,斗神与他的友人早已离去,留下一片狼藉。

    如此过了半月,便说要修道,转身真去攀了登仙梯。

    后来拜入嘉世,学那位斗神拿起了长枪。

    

    “这般说,斗神也是你之机缘了。”

    

    

    04

    两人打算转战邻城时,突然犯了难。

    一个是流通货币不同,一个是两袖清风离家流浪,有房又如何?家徒四壁,更别提还是在山野中搭建的,用料是茅草与树干,仅能遮遮小雨、挡挡微风罢了。

    没了银钱,过不了城关,更买不了吃食。

    只好歇了念头。又为饱腹,分头打野味捡野果。

    打野中途,邱非思来想去,脚步一转,进了当铺。

    

    “哪来的?”叶秋吃惊地瞪大眼睛。

    “……当了件东西。”

    “什么东西?你的?我还不起的。”

    邱非抿唇。“不是我的。”你送的。

    ——还给你。

    

    他不知是什么让叶修悄无声息地离开嘉世,连却邪都没有带走,也不知为何掌教忽然变成了孙翔,他只知斗神叶秋教他永远不要放开心中的枪,即便没有还手之力,也不要放手,不要闭眼。

    

    “你得往高了看。”

    高处凌云,低处泥泞。

    他们都是逆天而行之人,该是登上凌云,而非坠入泥泞。

    可为什么,斗神放手了呢?

    

    

    05

    邱非一手插入叶修发间,露出光洁的额头与两点墨星般的眸子。

    “突然的怎么了?”邱非这一出莫名其妙,叶修想要拍开邱非的手,下了手才发觉手感跟铁杵一般。

    邱非“唔”了一声。虽不知自己是如何从劫雷下回到叶修幼时,但他仍是已经半步元婴的修士,而叶修此时只有凡世武功……

    想当初斗神叶秋一杆却邪震慑道门,后来换了名字,执一把千机伞也能重回顶点。邱非以为叶秋私下里也是个严厉冷酷的,实际却是个随和的人。严厉倒是真的,不过只在修炼时。

    叶秋偶尔来看邱非修习,指点时讲到紧要处,便拍拍邱非脑袋。

    叶秋从不控制手劲,轻轻重重,因此邱非虽然苦恼几次拍的人都疼懵了,但也渐渐习惯了。

    

    可是为什么会想拍人的脑袋呢?邱非想着,抽了手,学着叶秋以往千百次那样,收了力道,轻轻拍了拍。

    随后,缓缓露出一个笑。

    

    

    06

    叶秋的斗神之名并非是他修道后才有,而是在他行走凡世时就有了。

    话本里说是,外戚当道民不聊生,山野小子怒斩龙脉,千年王朝一朝倾覆。

    

    邱非终于见到了苏沐橙与那神秘之人,苏沐秋。

    方觉圆满。

    苏沐秋已摸到了道门的门槛,火系术法捏的甚溜儿,火球层出不穷,灵元磅礴不提,竟对术式无师自通,自改自创了许多。

    四人站在最高峰顶上,俯视绵延山脉,张臂拥抱云与风。

    叶修提枪,苏沐秋捏诀。

    邱非自然不会参与。

    

    掩藏在山脉中的真龙被惊动,招来风雨云雷,一声怒吼震惊千里之外的朝野。

    只一声。

    龙筋被断,龙脉失去了庇护,变得脆弱不堪。

    真龙嚎哭。

    邱非听进耳里,眼前一黑。

    

    “醒了?”

    

    

    07

    “你那小孩儿呢?”魏琛问叶修。

    叶修有片刻不语。

    “哈!”魏琛笑他,叶修少有的没有反驳魏琛。

    “多好的一个徒弟诶……”魏琛一边半睁着一只眼斜瞥叶修,一边叫惨。

    “他啊。”叶修微微眯着眼,“太死心眼了。”

    “不好带?”

    “好带。”叶修道,“太贴心。”

    “可惜?”

    “也不会。”叶修摸摸下巴,言语间轻飘飘的,脸上也无甚表情,叫人听不懂看不懂,“也许不太适合。”

    “我看是很适合。”魏琛道。

    “怎么会?”

    “这不是来找你了?”

    魏琛搡了叶修一把。

    

    

    08

    叶修想自己修道至今蛮说也有百来年,许多旧的人事物都记得不清,要讲修道之前,唯有一些重要的还不算模糊,此时竟捉住一个画面,仔细回想,再看邱非时,笑意吟吟地令人无端生出一股恶寒。

    直面叶修的邱非不自在地抖抖肩,便见叶修忽然将千机伞换到了左手,右手抬起向他伸来。

    叶修轻轻拍了一下邱非前额,邱非皱皱眉,回视过去,眼中带了茫然。

    叶修这一拍没有控制轻重,一下就拍出了个红印子。邱非未及冠便入了道门,筑基时十五六或十七八,是以容貌与身量都永远地留在了少年青葱时。这一拍留了的印子,衬着肤色,如红梅落雪,可观那剑眉明眸,又如枪尖滴落的血珠沁入雪地,无端掀起一股狠厉狂气,是以一当万,是不畏不惧。

    或许是活的太久,竟也思量起风与月。叶修想着想着便笑起来,笑邱非,也笑自己。

    转念又想自己本就不修太上忘情一道,思量那些风月又有何不妥?思绪再转,竟开始啧啧自身的堕落。

    他本就是心思通透的人,这时开窍不算晚,毕竟还有比他更晚的。

    叶修照着先前下手的地方,再一下:“仗了年纪大了点,胆子肥了哈?”

    邱非起先更加茫然,与叶修对视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想起来,知晓了叶修指的是何时何事。

    “您教的好。”邱非说着微微翘起了唇角。

    叶修看他一眼。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竟觉得这小子有一丝得意。

    “你就回去美吧。”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