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10H】不可说01

    没写过娱乐圈。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写了一半转了转知乎,深刻地意识到了不能随随便便就对娱乐圈下手

    01

    与失魂落魄走出来的不知名艺人擦身而过,黄少天摘下口罩推门走进试镜的房间里。

    长条桌正对着门,王杰希正埋头在上一人的履历上记录东西,听见开门声也不抬头,点点面前的抽签桶:“抽题。五分钟准备。”

    黄少天扬扬眉。

    他的目光扫过正在拍摄的摄像机:“王导。”先是打了个招呼,却着实吓到了一干工作人员。

    黄少天笑吟吟地站在房间中央,打起招呼时既不弯腰也不颔首,出口的称呼尽管尊敬,语气和态度却不见丝毫谦逊,两个字像石子一样硬梆梆的向王杰希发射,比起来试镜的更像是找茬上门,要与王杰希一较高下。

    一众工作人员看看黄少天又看看王杰希,脑内场景与累年八卦齐飞,小心脏噗通噗通奏起了交响乐。

    黄少天这一声,熟悉他的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王杰希不仅是其中之一,也是多年来收到这种招呼最多的人。

    面对黄少天的挑衅,王杰希淡定非常,停了笔,掀起眼皮:“黄少。”不咸不淡,是他一贯的模样。

    无论眼前人与王杰希私下有何关系,是徒弟还是前男友,是讨厌的人还是喜欢的人,王杰希一概亲仇不论,只看表现。只要在试镜现场,对面那个人都只会是一名演员。

    黄少天对此心里再清楚不过,却仍是试探王杰希,他想看他会不会破功,王杰希如他所愿,给出了答案。

    也许从王杰希邀请他试镜的那一通电话打通时,就已将往事放下,只留他独自在其中沉浮,当真绝情。

    想至此,只见黄少天神情忽的一变:“哎。”总算露出了大家所熟悉的那个模样,刚才那副阴晴不定的表情看得人瘆得慌,“麻烦你啦,试镜题这里抽吗?搞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你真别说,我最近手气老好了——”戛然而止。

    抽签桶就放在王杰希面前,他仰头看了一眼,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唉……这忒难了吧,话说回来我就一搞音乐的,你都请文州作曲了怎么不请我开个嗓子,偏要我来试这个男二?大半夜打电话多吓人,人还要睡觉呢。”

    黄少天这一句透露了太多信息量,众人心脏一蹦,几乎晕厥。

    “文州是叶修点名的。男二形象合适你。”王杰希道,“你还有四分钟。”

    “你的一分钟太快了。”黄少天原封不动地将打印纸折了回去,又叹了一口气,“我能不能……”

    尚握着签字笔的手抓住了歌坛天王伸进题桶里的手,王杰希斩钉截铁道:“不能。”

    黄少天看着相互触碰的手,手指颤了颤,几乎抑制不住反握回去的冲动:“太难了……”他抽了抽手,没抽动,挑眉去看王杰希。

    目光一时交错,王杰希微微一怔,垂下眼去看那一打简历,手也放开了:“你可以演得好。”

    黄少天想着试镜剧本里的内容,不着痕迹地笑了:“合适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吧,你也知道。选角跟选曲一样,哪会儿顺利呢。”

    他意有所指,王杰希只当听不懂,低头点点笔尖:“开始吧。”

    

    黄少天试镜的这个角色是剧本里的男二,但戏份与男主相当,人设讨喜,可以说人人都挤破了头想挣的一个角色。男二的身份是男主的小师弟,生在武林世家,乃是前任武林盟盟主的幺子,天资聪颖,根骨出众,悟性极佳,天生就是个习武的奇才。

    男二的故事开始于少年侠情,不知天高地阔,最是意气风发时,一柄剑一匹马便要走遍天涯游历江湖,他执剑折花、举坛拍马,却在滚滚红尘中跌了个跤,从此多情饰凉薄,风流当恣意。好在故事结束时,他勘破了迷障,走出红尘。从此少年仍是少年,白衣少侠抱剑牵马,身披霜雪,往天涯远处,往山河日月,往绿水青山去。

    王杰希说的一点都没错。

    心怀丘壑,才华横溢——多像黄少天啊。就连最难演好的转变,都是他曾经经历过的。

    黄少天一看设定就知道这个角色太讨喜又难演,可只要整部剧不扑,角色一定能火。

    黄少天抽的那张纸上不仅写了男二设定,还有一段戏,正是男二在初涉江湖经历一场纷争之后在心态上的转变。

    这个剧本筹备了太久,联合制作,前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放出来的风声只有武侠群像剧,直到昨天早上圈内才跑漏消息说主题曲由旧蓝雨队长喻文州作曲作词,紧接着爆出叶修制片、王杰希执导,观众最在意的特效制作则由雷霆工作室负责。

    听闻了消息,黄少天正要给喻文州打电话,喻文州就给打来电话,简单道贺之后长话短说,喻文州的中心语意是有个适合他的角色,导演要找他演,一会儿就给他来电话,听得黄少天一懵一懵的,挂了之后真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接起来是个熟人。

    王杰希王导,曾经大热的新人演员,突然转型当导演,林杰的接班人,如今是三代导演中的翘楚。去年拍出两大热剧,微博热搜上榜数次,霸占过头条,收获新粉无数。

    当时大概十一点,黄少天正在放水洗澡,王杰希的电话打进来,他接了电话应了一声,对面却不说话,他也沉默,许久之后,熟悉又陌生声音穿过了耳膜:“黄少。”

    在黄少天出声之前,电话那头报上了来意:“你好,我是王杰希,想和你谈一件事儿。”

    一切都跟五年前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只有后面那一句。

    “我这里一个剧本,有一个角色很适合你。”王杰希那边传来了不断的翻页声,“你要不要来试试?”

    黄少天低头看着渐渐漫上来的热水,原先蓬松的刘海仿佛吸足了水汽,尖锐地突过眉眼,最长的几撮扎在了颧骨上。他垂着眼,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浴缸边缘,眉眼都洇在了水汽里。

    他想起五年前掉进去的手机和作废的电话卡,待他意识自回忆中回拢,已经收到了试镜时间与地点的短信。

    

    另一头的王杰希挂了电话,长呼出一口气,抬起手臂盖在了脸上,整个人后仰压在椅背上,听到黄少天答应了试镜邀请,心里仿佛一块大石落定,神色疲惫却放松。

    他的手指摩挲着满是摔划痕迹的手机边壳,而桌面上还放置另一架款式更新的手机,那才是他如今对外联系常用的。

    他们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旧手机也是当时在一起时买的。说来也好笑,两人不愿意戳破,一份感情至始至终都未明说,只是交换眼神便心照不宣,因此他们从来没有说要不要在一起,倒是明确地说了不如互相冷静一段时间。

    

    黄少天与王杰希的孽缘要追溯到当年出道的时候了。

    经纪公司的新人培训结束之后,想做演员的黄少天去做了创作型偶像在舞台上发光发热,迅速地长成了一颗茁壮的摇钱树;想当词曲人的王杰希在拍了一部电视剧后大火,却很快转型导演,如今已经是一位名声颇好的导演了。

    偶然的巧合、相识与合作,仿佛是冥冥之中的命运。

    起初是公司要捧那两年出道的新人,斥资推出了一部网络著作改编的电视剧。王杰希出演其中的男三,一个神秘且无所不能却孤独终老的男一友人乙,人设吸粉、造型吸睛,剧集还未完结便迅速圈了一波儿女友粉亲妈粉。而黄少天则是团队出道,打出原创音乐人噱头的蓝雨不仅包揽了剧中所有的音乐,还客串了其中几个戏份不多但也不少的角色,差点没愁秃顶,不过最终成绩也十分感人。

    那一部剧的成绩斐然,王杰希空降热搜,蓝雨的专辑销量让公司上层都笑开了花。

    

    两人都是同一个经纪公司的,一起当过练习生,看过对方被骂、听过对方被夸奖,浅薄的一段缘分来不及发展,点头之交直到呆在剧组时才逐渐熟悉起来。

    刚刚开始只是随便聊聊,脾性还算相投。黄少天的话匣子关不上,很少人愿意听黄少天讲,更没多少人敢跟黄少天对话——那恐怕不是在聊天,而是在吵架了。

    即便是喻文州也不常正面与黄少天说同一个话题,他通常是笑着待黄少天一段结束,才插在换气的空隙中开口。

    但王杰希偏偏能做到。黄少天说话时他不会硬生生地打断,只是当他欲发表与黄少天不同的看法时,每每都能掐中黄少天的死穴让他自己闭嘴。

    聊起来之后就发现他们互相熟悉对方爱好的领域,聊起来话题不缺。兴趣相投、脾性互补,只是曾经同为练习生时的竞争关系,他们起初的相处就不像是朋友,点头之交中还有半分针锋相对,因而后来的再相识也添了其他味道。

    后来熟了些,王杰希嫌过黄少天烦,黄少天也抱怨过王杰希闷,两人不打算改,相处照样合拍,黄少天今天在外吃饭打一通电话相约夜宵,王杰希也能在榨了一壶胡萝卜汁后敲门送过去。

    与喻文州的笑而不语不同,向来喜欢直来直去的方士谦最看不惯扭捏,友情出演差点没被腻歪到牙疼,可他心里也清楚这种事说不得,只好捂着后槽牙盼杀青了走人。

    后来王杰希想想,的确是太腻歪了,两个年轻小伙子回礼送来送去,不管做什么,不仅记得自己身边人的,还惦记着对方身边人的,说是感情好也说得过去,可到底是哪种感情,又很模糊了。

    

    是在海边拍戏的时候。男女主拍夜戏,因为道具需要,买了刚捞上的海鲜烤了一堆串。收戏之后王杰希同快杀青的黄少天散步消食,他们不敢走太远,就不断地沿着海岸线走来走去。

    入夜之后气温骤降,先前仿若蒸汽的海风也换成了冷风档,早有经验的两人都备好了外套防着凉。黄少天一手抄着外套,一手插在裤袋里,他微微仰着头走,露出的下颌线笔直好看,饱满的喉结滚动时透露出一丝性感。

    走了一路,黄少天光仰着头看东西,王杰希好奇,也抬头看,一架航班眨着兔子眼飞速地过去了。

    取景地与机场离得近,头顶就是一条航线,因此只是两人同时发愣的短短时间里,头顶上就有两架飞走、一架飞回。

    “王杰希。”

    王杰希微微松了一口气,投去疑惑眼神。对方今晚不知为何突然安静无比,王杰希本身也不是一个很会聊天的人,因此两人一路走来的气氛都十分凝重。

    此时黄少天选手终于发言,王杰希也没能注意到对方语气有些不对劲儿。

    黄少天:“……”

    王杰希:“……?”

    一时间两人相望无言。

    “……”黄少天咬咬牙根,眼睛一闭,心一横,“王杰希!你是弯的吗!”他没有收住音量,尾音飘在海风里,似乎能传出很远很远。

    王杰希沉默着眺了一眼剧组方向,声音很轻:“我是,怎么了?”

    王杰希并不愿意宣扬自己的性向,但也不愿意对此遮遮掩掩,别人问,他就答,他不觉得性取向为男性有什么错误,只是他不适应那个圈子里的风气,或者说习惯。

    他更愿意一个人呆着,是否找得到另一半还不在他目前的考虑中。

    “我也是。”黄少天呲着牙对王杰希露出一个笑,带着青涩的羞怯,“咳咳,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说出来……”他对王杰希眨眨眼。

    竟然能看见黄少天这样的一面,王杰希不禁挑挑眉,露出一分笑意。

    

    打开了话匣子,黄少天说了很多很多,絮絮叨叨地,不再侃天侃地,他的语气认真,王杰希也认真地听他说一个不算沉重也不轻松的话题。

    黄少天说他不喜欢乱来乱搞,一直都安分旁观,只是很想找另一半谈恋爱,以后半生为前提,他自知很幼稚很理想,以他观察身边人的经验来看,王杰希你是一个很好的对象。

    黄少天做了最后的总结:“怎么样?你愿意跟我处对象吗?”黄少天的喉咙发紧,下意识地清了清喉咙,“虽然我现在没房没车,但你也没有,咱们这就算扯平了。我爸妈人特好,我随他们,你跟我那么好,跟他们肯定没问题。他们也都知道,他们还特喜欢你这类人……”他说着说着心里就凉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抓到一丝思绪就胡乱发散,什么都没想清。

    他一边不受控制的说,一边回忆自己说的话,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再看王杰希的脸色……

    黄少天有些呆。

    王杰希仍然保持着最开始的神色,一副倾听的模样。

    只是仔细看,对方的眼神似乎处在放空的状态。

    黄少天伸手过去晃晃:“王杰希,回神啦。”

    外人常道王杰希感情迟钝情感淡薄,殊不知他只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王杰希在片刻后回神,轻声应道:“嗯?所以呢?”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合着人家完全没听到。

    “我有一个问题。”王杰希忽然开口,“我以为你应该会喜欢喻文州的。”那个温文尔雅却意外执着的青年,同样是练习生,王杰希以前与喻文州接触得更多。

    喻文州是一个很难让别人不喜欢他的人,脾气好的人在哪里都吃的开,他有才能、有想法,同时在人际交往上也很有一套,那是自然而然的家教中所衍生出的产物。他也不是那么完美,因此不会惹来嫉妒。

    “怎么会?”黄少天惊讶地反问王杰希,“文州他太理智啦,我和他不一样。”

    王杰希并不信服这个理由,在他看来,黄少天才是最冷静的那个人。

    尽管他有些孩子气、有些理想主义,但骨子里是最冷漠的。

    其他的什么话,黄少天不愿多说,他向王杰希伸出左手,眉眼弯弯,英俊的大男孩是最后一次问眼前的人:“怎么样?试试吗?”

    

    月下风里,他们浅浅地交换了一个吻,仿佛亲到了云朵一般,轻飘飘地没有实感。

    王杰希牵上黄少天的手,反被黄少天扣住了五指。

    黄少天摇摇相扣相合的两只手掌,浅浅露出一个笑。

    

    有了名气,工作便纷纷而至。两人连轴转地各地飞,连手机都不能保证时刻放在身上,总是少聚多离的。

    有一段时间里蓝雨的成绩够了,要开巡回演唱会,初步定了五个城市,每天几乎睁开眼就要忙到闭眼,恰恰是那段时间里,王杰希提前杀青了角色,接下来的安排暂时只有一个广告。也是王杰希特意没有再接通告放进行程,档期大片的空白仿佛空窗期,为此王杰希还被经纪人唠叨,可哪知公司突然给蓝雨砸了钱,两人讲不了几句就要无奈挂掉。

    最初都很忙,但人不可能一辈子都永远风光,艺人的热度和曝光率也不可能永远都在保持在大热的阶段。

    蓝雨全国巡回演唱的企划确定下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拍一部电视剧,整整三个月,跟着剧组上山下海,日夜颠倒。又过了两个月拍完内景杀青了,制片与导演在席上相拥而泣,错觉能身化黑马一鸣惊人杀进所有人的视野中。事实却是因为各种因素一直过不了审核,迟迟不开播的剧流失了大量粉丝,没热度就难有收视,而在网络平台还未完全上线的那时,收视率就是唯一。

    虽然杀青之后就结了账,但王杰希不可能坐山吃空,他的热度正在消减,尽管粉丝还没有开始流失的迹象,但都是迟早的事情。

    更糟糕的是,他的戏路被限制了。

    接到手里的都是与第一个角色所差无二的人物,王杰希心知不好,却毫无办法。

    而这时,蓝雨的巡回演唱会开到了最后一个城市——大部分成员的家乡,广州。

    王杰希一边看黄少天托人直播的演唱会现场,一边听经纪人在电话怒骂半路抢角色的程咬金。

    

    演唱会结束之后,王杰希掐算着黄少天在后台卸妆、换衣服和休息的时间,给他打去了电话。

    前段时间为了防狗仔,窗帘几乎一天到晚都拉着,照明全靠灯,客厅角落的向日葵蔫的不行,

    黄少天平常接电话的速度都很快,这一回几乎快等忙音才接起,王杰希心里想着兴许拨早了,哪知电话那边的黄少天开口便啧了一声,相当的不耐烦:“喂?”

    王杰希的心脏剧烈地一蹦,挂在了跳高杆上,下都下不来,只能摇摇晃晃地坠着:“……是我……王杰希。”他的声音低不可闻。

    “呼……”听是王杰希,黄少天的态度直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台风天直接变成了艳阳天,“抱歉抱歉,我没看来电人……我在卸妆,刚刚有个记者一直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是你,特开心,没想接起来……啧。”他对王杰希抱怨着,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他还在后台,来来去去都有他不熟悉的工作人员,从接到的第一通电话起,他的一颗心就时刻警惕着,就算此时面对着王杰希,他也不敢松懈。

    普通记者怎么会打到私人电话来?王杰希登时就有不好的预感。

    “放心,不是咱俩的事。就是……”

    “嗯。”

    “不说这个了,不开心。”黄少天唱跳了一个晚上,身体累的不行,精神却无比兴奋,“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王杰希轻声道,“……我看到了。”却被黄少天陡然接上了后一句而覆盖。

    “观众好多……人山人海就是这种感觉吧,后面天黑了,应援棒亮起来的感觉……我都想哭了。”黄少天按耐着兴奋小声道,“安可的时候喻文州躲洗手间里怎么都不出来……”

    王杰希垂着眼帘,静静等着小机关枪突突到弹尽,待黄少天满化妆台找水时,王杰希才开口:“经纪人打电话找我……我先挂了,你回到宿舍了给我条消息?嗯。”

    将手机握进掌中,下意识选择了逃避的王杰希蜷在沙发中,下巴搁在双膝上,神色满是茫然。

    他想,他们或许有些不适合。

    

    后来的矛盾似乎更顺理成章。

    所有感情在一开始都是汹涌而猛烈的,它是浪潮要吞没感情的两方,所有的上下沉浮都成了感情路上的石子,跌了跤仍能站起来拍去灰土,奋不顾身再踏征程。

    感情是叠叠塔,一根根的木头叠起了高塔,又一根根的抽出,即便剩下了框架,只要肯动心去维护,也绝不会倒塌。

    身在演艺圈里由不得自己。两人都是独自出来闯荡的新人,胸有成竹却没能做到游刃有余,虽有才能在身,仍是碰了一鼻子灰。

    他们都并非真正名校科班毕业,却靠天赋碾压了金字塔底端的大部分人,又靠努力站上了顶点。外界愿意吹,公司愿意捧,出名看似顺风顺水,可背过身都是鲜血淋漓。也怨不得谁,这个圈子里的人谁不是呢?他们俩已经比别人幸运太多了。

    在一个满是刀子的圈子里很快地学会了低头,可转了身面对自家男友时,却偏偏要绷着脖颈。

    那个时候年轻,两人的性子里多少带了一些心高气傲,彼此犯了错却不愿意认,低不下那颗头也弯不下那把腰。两个二十几的小伙子,没在大染缸中跌惨,却在爱情里撞得头破血流。

    某天晚上王杰希躺在剧组宾馆的床上,歪头看窗外夜色。黑漆漆的夜幕连一颗星子都无,只呆呆地守着一轮明月不知终期。

    他们都太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破碎后粘起来的年轻爱情,不敢多说话怕说错,不敢大动作怕做错,他们不再亲密无间地相拥夜谈因为无话可说,因此连联络都少有。

    真挚的感情成为了负担,压得他们喘不上气,痛苦万分。

    意识到这一点,王杰希给黄少天拨去了电话,短暂的嘟嘟之后电话被接起,王杰希听到了水声,是黄少天在放水准备泡澡。

    王杰希狠了狠心,抽出一根木头,将岌岌可危的叠叠塔推倒。

    

    他们互相冷静一段时间,见面也成了点头之交。

    原先知道他们关系的人渐渐地反应过来。

    那边喻文州的试探黄少天未果,这边林杰也在拐弯抹角地询问王杰希。

    彼时王杰希正在审阅林杰转手给他的企划案,林杰状似漫不经心的发问,随着他的尾音落下,王杰希手中签字笔的笔尖点在了空白处,留下一个小小的黑点。

    “没有。”王杰希抿抿唇,“没有分手。”

    “那你们怎么回事?”

    “……可以认为是冷战。”

    “看来是感情遇到挫折了。”一旁的方士谦掀掀眼皮,他虽然与这位新人不太对付,但也不愿落井下石,见林杰有追问的意思,难得出声截住了林杰的话头。

    这个话题便到此为止。

    王杰希同样不愿再谈,遂敛了目光,翻起企划案。

    TBC

评论 ( 4 )
热度 ( 82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