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不可说02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期末到了,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01


    02

    从叶修那里听闻王杰希执导的新剧男二定角黄少天,楼冠宁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一时冲动,给王杰希拨去了电话。

    等到电话通了,楼冠宁却犹豫了,他不知该如何开口问这些,只好拐弯抹角地问王杰希道:“老王呀,你现在手里那部剧什么时候开组呢?”

    “……”王杰希皱起眉,不知楼冠宁是何意。此时他正在一版剧本上添上修改意见,水性笔在指间晃动,面对投资人之一的楼冠宁,他想来想去只想到了一个可能,有些不可思议道,“你不会要塞人吧?”

    听得楼冠宁差点没被肉串子卡了喉咙,连忙道:“哪儿能啊!”一边给叶修使眼色,见叶修埋头撸串,便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孙哲平。

    孙哲平一愣,转而去看叶秋。

    “……”叶秋顿了顿,“直接问咯。”

    王杰希耳朵灵,这时听见楼冠宁旁边还有人,转而问:“在吃饭呐?”

    “跟着孙老师和叶导、叶大老板撸串。”楼冠宁道,“昨天终于杀青了。”

    王杰希会和楼冠宁认识也是偶然。

    年前孙哲平复出,背后公司的老板就是楼冠宁。小楼老板二十出头首创业就奔向了这个圈子,家里人家外人都不看好,楼冠宁偏就要做出成绩给这些人看,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也是运气,小楼老板泪未流出眼眶,偶遇孙哲平,更签到了人。

    当时楼冠宁拿出一部警匪双男主的本子想投资,叶修与王杰希同时看中,一番商谈之后本子给了叶修,王杰希则投了一小笔钱。也是当时王杰希还收到了另一本不得不拍的剧本,不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松手了这本警匪电影剧本。

    顺便“讹”了楼冠宁给他现在这部电视剧投资。

    叶修很快找到了韩文清与孙哲平一同主演,叶秋也投了资,电影的拍摄时间不会拉太长,顺利地拍了四五个月,这就杀青了。

    楼冠宁干脆按了扩音。

    “恭喜。”王杰希平平淡淡地道了贺,重新问楼冠宁,“你只是关心进度的话……演员都定了,只是剧本出了一些纰漏正在返修,过几天打算先拍摄定妆照,小楼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王杰希这话说的不够客气,不过在座的都习惯了他的脾气,心里半分膈应没有,楼冠宁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为大老板的任性权力,这时还在猛摇头:“没有没有没有。”

    没了问题,几个人唠了一会儿闲话与八卦,王杰希先说他要去催催编剧进度,电话就这么挂了。

    伴随着忙音一齐响起的是楼冠宁悔恨的捶桌声。

    “你们怎么这么八卦呢?”叶修托着腮帮,漫不经心,“他们?还有的磨的呢。再说了……他们真在一起了,要出柜也是王大眼,估计那两人还会因为这事儿擦点小矛盾儿。”

    孙哲平慢悠悠地将签子摆齐,并不准备发表任何看法。

    “不一定吧。”叶秋斜眼瞥了自家大哥一眼,“就没见过你旁边有什么人,在这儿装什么情感专家?”

    叶修完全不在意叶秋的拆台:“事实如此。”

    叶秋挑起眉。

    叶修淡淡睨了自家弟弟一眼。

    楼冠宁试图缓解忽然胶着的气氛:“叶神有兴趣写剧本吗?”

    “没有。”叶修道,“剧本还是得专业的来写会更好。”

    “哼。”叶秋与叶修杠上了,闻言眼珠子一转,“王杰希的剧本就不错。”

    “他那不叫剧本,叫点子。”叶修点点叶秋的脑门,“他想出来什么要是想拍,都得先和编剧说,然后和演员说,最后还要和剪辑师说。”

    叶修说的实在,叶秋也认同,心里却放不下,还想损一句叶修时,忽然变了脸色。

    “我操,叶修你手上都是油!”叶秋大怒。

    叶修面不改色,身体后仰躲过一拳:“帮你固定一下鬓发。”

    叶秋气得牙痒,奈何两人之间隔了一张桌子,他也做不到下桌追打这种没品的事,因此只是臭着脸瞪视叶修。

    “他们俩要是能复合也是好的。”叶修抖出一根烟,又捏着烟头塞了回去,“年轻人多不容易啊。”他感叹道。
    

    压根不知道叶修那边的谈论,王杰希投身于繁忙的工作中。

    定角之后,定妆照的拍摄工作立刻安排了下去。

    黄少天在前往摄影棚的路上搜索了一下剧组演员,知道了男女主演是分别周泽楷和苏沐橙,这两人都是收视扛把子,当红流量选手,配角更有楚云秀、吴羽策等人,可见这部电视剧的重量。

    他其实还有些疑惑。这些年王杰希一直在拍电影,年初还拿了奖,没道理会突然来拍电视剧,制片人还是叶修,叶修不是还在拍电影吗?黄少天记得清清楚楚,警匪的本子,主演是韩文清和孙哲平。

    也不能说这本剧本不好,可是在圈内圈外人的看法里,电视剧和电影的档次是不同的,拍摄也是不同的,王杰希突然要执导电视剧,哪里都奇怪。

    知道胡乱猜测也得不到答案,黄少天却刹不住车,一路上七想八想,直到车停下来,他才收回张牙舞爪的思绪。

    
    化妆间里只有楚云秀一人。楚云秀刚来不久,坐在镜前一手拢发要卸妆,见黄少天进来,咬着皮筋对黄少天打了个招呼。

    “来这么早呐?”黄少天走到她身边的位置坐下。

    “刚刚就在边上拍照,结束了就直接过来了。”楚云秀扎起了马尾,“你也来很早嘛。”

    “这不是紧张吗。”黄少天瘫进靠椅中,“刚刚看了放出来的演职员表,更紧张了,手都在抖,你看。”他抽出一只手。

    楚云秀正歪着头摘耳坠,干脆从镜子里看黄少天,此时不由笑了:“放心,王导又不会吃了你。”

    黄少天摇摇头,转而问道:“怎么就你在?其他人呢?都去哪儿了?”

    “王导叫走了。”楚云秀抽了两根棉签卸眼妆,“你怎么来拍电视剧了?”

    黄少天本想要好好与楚云秀说上一说的时候,化妆造型的人回来了,手里都提着东西,黄少天便走过去帮忙卸负,也顺便认识一下工作人员。

    看着一件件服装挂上衣架,原本空荡荡的化妆间立刻被填满了。工作人员犹如陀螺一样穿梭在同伴间,黄少天的怀中被塞了一套戏服,还未回神便被带进换衣间,出来以后又立刻被摁在椅子上。

    戴发套算是精细活儿,黄少天不敢乱动,屏着呼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待化妆师定好了贴纱网的位置返身去拿胶水,他才得空稍稍舒了一口气,与旁边椅子上的苏沐橙打上招呼:“戴发套是不是真的会掉发啊?我听说发际线都会往后移,嘶,这勒的真疼,你们真不容易。”

    “第一次戴发套?”苏沐橙看黄少天僵硬的面部表情,忍俊不禁地笑了,“掉发都会有的,发际线我是不知道了。”她撩起自己的刘海,“我觉得我挺好的,就是发量是真的少了。”

    “当然,以前都是直接染的,也没机会接触古装,刚刚换戏服都是两眼一抹黑,多亏了有人帮忙,不然得光着出来了。苏妹子你也别笑,人呢总有第一次的体验,第一次嘛,那可多新奇!我这是第一次戴这玩意儿,这就是新奇了。”

    苏沐橙仍在笑:“你说的怎么这么有道理?”

    “因为确实是这个道理啊。”黄少天对苏沐橙眨眨眼,下一秒就被化妆师要求正视前方。

    
    男二在剧中是一个亮点,除了服装与发型,在妆面上也要考虑到突出男二人设的特点。

    只是又要兼顾到妆感不能太厚重的原因,化妆师只处理了肤色不均的问题,然后利用蜜粉营造哑光的妆感,加重对眉毛的处理,眉弓处加粗加浓,眉尾上扬,画出尖锐的眉峰,一派恣意张狂,最后同样用用雾面遮暇将唇色稍稍打淡,便让黄少天睁眼看看效果,习惯地问一句有没有要修改的地方。

    黄少天摇摇头。

    但化妆师姑娘端详许久仍不满意,最后在眉部又做了最后的修改,用遮瑕突出了眉尾的锋利感。

    总算能离开椅子的黄少天在助理的帮助下套上了第一套戏服的大袖衫,一边整理着细节一边往摄影棚走去。
    他这一身是要拍刚刚踏出山门时的男二,一边等待着一边变换表情寻找感觉。

    
    当黄少天走进棚里的时候众人还没有什么感觉,他背对着机器走进背景布,长身负手,他漫不经心地侧首回视,眼帘微微搭着,视线焦距凝于一点,目光因此锐利,也由此于慵懒中透出三分恣意。

    摄影眼疾手快地连按快门,低头看了看片子,又喊黄少天别动,叫助手挪走了两台灯架,调整了反光板,才继续咔咔咔起来。

    “表情过了些,收一收。”接连不断的快门声中,王杰希忽然叫停。

    黄少天愣了一下,便见王杰希对摄影师摆了摆手,表示之前的图都不能用。

    刚才的不到位,黄少天只好再调整表情与眼神。

    又拍了三个动作,黄少天以为可以了,不想王杰希却坐在电脑前对着图片陷入思索,眉头微微皱紧,摸着下巴,神色间是不太满意的样子。

    黄少天一面忐忑着,一面又气。他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不行,甚至有一瞬间想到了是否是王杰希在刻意刁难他——

    胡乱将这些思绪赶出脑海,黄少天意识到了更深层的问题。

    他的目光落到了仍在思索的王杰希身上,到底是为什么才让你如今竟要以恶意来揣测这个人了?他扪心自问,却得不到答案。
    

    王杰希上下左右地端详着照片,他感觉到黄少天一直在看着他,他分去几丝注意,却看到明显走神的青年。

    出道以来黄少天走的路线一直以爽朗平易为主,也是他日常的感觉,如此本色出演完全没有问题,即便是舞台妆也是清清淡淡的,但这个大男孩可塑性强,有一次由于曲风的缘故化妆师给他采用了小烟熏眼妆,他也能驾驭得住那股邪性,看得人心脏噗咚噗咚地乱奔。

    可黄少天本人驾驭得了妆面,角色可不能。王杰希再看看显示屏中被放大的五官轮廓,指尖敲敲,叫来了化妆师:“眉形修一下,这个太凶,给观众的感觉都错了。”

    黄少天的神色瞬时缓和了下来。待他看到镜子中修改了眉形的自己之后,对王杰希升起一丝愧疚。
    

    妆容修改之后,拍摄就相当顺利了。

    空手拍了几张之后,黄少天拿起刚送到的道具剑,做工十分精美,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材质,崭新的外表中透着几分古朴,但拿在手里要比想象中的沉。因为后面还有许多场打戏也要用到这柄剑,黄少天稍微比划了几下熟悉手感,最后却没能收住,手腕一时间沉了下去。

    王杰希敏锐地察觉了:“怎么了?是不是重了些。”

    黄少天握着剑柄再度平刺、斜挑,沉吟片刻,道:“有点累,重量不是很顺手……这用什么做的?和我以前见到都不太一样,我还以为会是那种软软的剑。”

    “换了一种材料。”王杰希回身问其他人,“你们觉得怎么样?沐橙还提得动吗?”

    苏沐橙双手提着剑柄,剑尖时不时朝下坠,她摇摇头,目露为难,道:“有些重了。”

    王杰希叫来道具组的负责人,刚收到的道具又要通通收起来送走。黄少天道:“先留着拍完定妆再拿走吧?”

    王杰希沉吟片刻,颔首:“也好。”他拍了拍掌,摄影棚里顿时安静下来,方才道,“咱们赶进度,今天拍完,这周末发布,剧本也会定稿发到各位手里,要注意的是不会留有多少空闲时间给你们,咱们立刻开机,之后的行程安排也会比较紧凑,希望大家一起克服一下。”

    逐渐将注意力投入王杰希的讲话中,也是因此,说话人的气度才更透过耳朵进入心里。如今的王杰希是这样的——黄少天无比清晰意识到了这件事情,巨大的落差让他难以接受。

    可是他回想,回想记忆里的王杰希是什么个模样,却是很模糊的记起,然后都被眼前的人的身影所覆盖。

    黄少天的视线与正在环视工作人员的王杰希接下一瞬,他想:王杰希就是这样的。王杰希还能是什么样的呢?

    “谢谢大家。没问题了,就继续拍摄吧。”最后,王杰希道。

    众人在王杰希讲完之后继续安静了片刻,才都鼓起掌互相鼓劲,大声回应“没问题!”,黄少天也跟着喊,最后一个字落音时王杰希恰恰将目光转向他,施施然地环臂立着。

    要说王杰希当年靠着出道作疯狂收割粉丝绝不是没有理由的。犹记得最早发布预告时,惊艳了粉丝的那几秒镜头既不是脸也不是身材,而是眼神戏,恰是背景配乐自高潮转入低谷时的空白,那双眼睛客观上并不完美,你看在眼里,却偏偏觉得那真是极好看的一双眼,甚至会有瞬间心想再好不过如此。

    尽管比不上老戏骨与真正艺术家,但这就是惊艳的唯一。

    他在看你、他在对你说,他悲伤他喜悦他困惑他暴怒,他心系于你,全副身心皆为你所动。

    ——多么可怕的感染力。

    或许王杰希身为演员,当时仍有许多不足,可就是一个眼神,助他杀出重围,拿下了男三这一角色。而那些不足之处,都在拍摄过程中补足、精进。最后戏杀青了,王杰希彻底蜕变。

    黄少天也在看着王杰希,王杰希转向他的目光是通透的,看破伪装,他甚至错觉他的所有想法都被一条条地摊开在王杰希眼前晾晒,无所遁形。

    摄影棚中那么多人,王杰希偏偏唯独反问黄少天:“没问题?”

    待他回到公寓时再想起,黄少天仍然觉得脊梁骨僵硬发冷。

    
    白天拍完了剧照,宣传马上就得提上日程,将剧本任务分配下去之后,王杰希独自回到房间挑选剧照,他先从配角开始挑,很快就到了黄少天的定妆照。

    黄少天一直是个相当上镜的。

    他的身高虽然不到一米八,但身材比例都恰到好处,加上平时搭配也随主流从视觉上拉长腿瘦身型,街拍都似模特照一般。

    但古装不一样,上身不仅会显得矮还会显臃肿,身高是没办法了,臃肿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听说黄少天特地在试镜之后就进了健身房突击,不仅把消失的肌肉线条练了回来,还将体重稳定在了标准重量之下。

    因此照片里的人看起来相当精瘦,随着衣服褶皱可以看到肌肉走向的线条,但并不夸张,薄薄的肌肉只是简单地贴在上面,十分有可观度。

    王杰希的目光在一轮挑选后留下的几张照片中来回,心却有些飘了。

    他的手曾抚摸过这副身躯的每一寸肌肤,他的双眼也曾一寸寸地将这副躯体刻进心中。只要闭上眼,思维便能瞬间构建出那个人的躯体。

    对比脑海中的画面,黄少天其实瘦了不少,这些年都没能重回来,肉虽然长出来了,但体重一直在减轻。

    王杰希是知道原因的——圈内曾风传黄少天为工作不吃不喝,暴瘦十斤。在那之前,王杰希用私人手机给黄少天打了一通电话。

    而自那以后,他们几乎断了联系。

    人都是矛盾的,当初狠狠心做到了的事情,再过一段时间,就渐渐后悔。

    他们有重叠的好友圈与人际关系,也知晓对方的近况,他想他有些想黄少天的时候,恰好听闻蓝雨要参加一档综艺。

    
    不久,这个机会就送到了他的面前。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1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