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不可说03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在思考要不要分成短章,一章6000多字太刺激了,总觉得要糟……

    01    02    


    03
    那是一档音乐竞赛类的综艺节目。
    王杰希的经纪人硬是为前路一片漆黑的王杰希辟了一立方的光明,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与人脉,竟将他塞进了节目的特邀嘉宾中,而那一期中已经定下的嘉宾,恰巧是新晋偶像男团蓝雨。
    节目是录播的,他与蓝雨坐在一排,中间隔了一个位子,过去是领队喻文州,再过去就是黄少天了。
    竞赛题目是两人一组的形式猜歌名,恰好蓝雨五人加王杰希一人凑出三组队伍。王杰希没能抽到黄少天,而是与喻文州组队,当时分组结果一出来,黄少天立刻吹胡子瞪眼:“他们赢定了!”
    主持人道:“不会不会。”
    黄少天高高挑起眉:“可别看王杰希这样,他也是个麦霸,人形点歌机。他再加上喻文州,咱们还有赢的机会吗?那肯定没有!”
    “黄少果然很了解杰希呢,那黄少你说该怎么分队比较好?”主持人抛出话题,黄少天却懵了一懵,有些犹豫该不该接。
    他看了王杰希一眼。
    青年的表情毫无变化,仍然是面对镜头时惯有的淡淡微笑。
    他们曾经那么亲密,如今面对面时却无比陌生,又要装出挚友的模样,只因为他们在媒体的眼里是亲密的友人,尽管不在一个团队中,却常常一起吃饭、互相借居。
    他们入戏地扮演着拙劣剧本中的角色,近来关系的逐渐疏离引来了嗅觉灵敏的狗仔,转身就给他们送上了“友情破裂”四个大字。
    主持人顺水推舟将这一个问题推给黄少天,可以说是用心良苦了,既能作人情给蓝雨澄清,也能以这个为噱头宣传。
    黄少天咧开一个笑,歪着脑袋看看主持人又看看王杰希:“要我说啊,我得和文州一组,稳赢了。”
    “那可不行。”王杰希道。他与黄少天的视线相撞,仅一瞬,就清楚了黄少天的打算,他也需要这一次澄清,甘愿陪黄少天演。
    黄少天反问王杰希:“难不成我和你组队?”他心中惊讶两人默契竟已至此,更茫然不知究竟为何落到如今一个地步,心中纷扰如同打散的毛线球纠结在一起,只是面上丝毫不显,他人也无从得知。
    “挺好的啊,文州你看成吗?”主持人截住话头,转向喻文州。
    喻文州看看黄少天再看看王杰希:“我也觉得挺好的。”他说着露出一个笑,黄少天一个激灵,再走向王杰希时借着行走轻悄悄地抖掉鸡皮疙瘩。
    在等待后台调试播歌程序的空隙,王杰希轻声问:“怎么了?”
    黄少天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又看向对面的喻文州,有些淡漠道:“文州知道了。”
    王杰希沉默片刻:“嗯。”
    这时喻文州恰巧也看向他们,王杰希对喻文州颔首,迎着对方温和的目光,心却发凉,冷意蔓向四肢,不敢看身边的黄少天。
    他想问黄少天,问喻文州到底知道了什么。
    也是到这时王杰希才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是真真正正地分手了,尽管他的本意是真的仅仅是相互冷静一下,但黄少天当作分手——
    黄少天是想分手的。
    
    浑浑噩噩的比完一轮,回过神来,主持人的话筒已经递了过来。王杰希神色自然地听黄少天讲完,举起了话筒。
    主持人笑吟吟:“少天说你们能赢了都是你们默契,杰希觉得呢?”
    王杰希道:“他说的很对。”他顿了一下。
    主持人继续道:“你们一直都这么默契吗?”
    相当与“你们感情一直都这么好”的问法,毫无防备地炸在了两人头顶。
    台本里没有,上台前也没有是先提醒,而经过之前的组队,黄少天根本没想到还会有这样一关等着他和王杰希!
    这是在耍他们呢!黄少天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电视台的恶意把他恶心到了。
    喻文州也皱起眉。
    
    不能看黄少天。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其中一份尤其锐利的目光扎在脊梁上,王杰希握着话筒的手出了汗,竭力控制住呼吸的平稳,沉默着抿唇,脑内飞快地闪过各类语句。
    思绪渐渐地缓下来,王杰希抵着话筒,犹豫地发声:“其实……早些时候,我不太喜欢黄少天这个人的。”他直视着镜头,抛出一个惊天话题。
    观众席上的部分粉丝难以抑制地发出质疑的嘘声。黄少天也猛然转向王杰希。
    主持人的笑容僵硬一瞬,着实没想到王杰希竟用这么迂回的回答来应对本不存在的逼问:“哦?为什么?”
    “第一印象不好。”王杰希简单地画了一个圆,“比现在还要恶劣。”
    黄少天的性格其实被诟病许久,主持人还想追问怎样恶劣,喻文州却插话:“实际上他比你认为的更要恶劣。”彻底地堵上了主持人的嘴。
    不能再问,再问就是彻底得罪正当红的蓝雨和蓝雨背后的经纪公司。耳麦里导演也放弃了这个爆炸话题,让主持人转向蓝雨的新曲。
    真假掺半的谈话到此结束。
    王杰希心里舒了一口气,转首与黄少天对上视线,在对方幽深难晦的目光中,不着痕迹地挪开视线。
    
    节目不给留面子,他们这些艺人却不能不给面子,终于半认真半敷衍着地拍完节目走进后台,化妆间中的气氛异常凝重,工作人员来来去去,几乎不敢大声喘气。与正在卸妆的成员不同,黄少天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一手握着手机,一手虚虚握拳搭在腹上,手机屏幕中显示着微博界面,手指不断滑动着加载页面,他的心神却没放在上面,眼神空洞,一副颓废模样。
    宋晓捅捅郑轩,眼神示意黄少天,小声问:“这怎么办?”
    郑轩挠挠头,隔空给徐景熙使眼色,作口型问他怎么办。
    徐景熙也不知道,他看看喻文州,蓝雨队长此时正垂首收拾随身物品,一点儿关注黄少天的意思都没有,徐景熙摇摇头,却踌躇两下,叹着气向黄少天走去。
    “黄少,怎么了?”
    黄少天却像突然惊醒,转头问徐景熙:“王杰希人呢?”
    听到这个名字,好似猜出了什么似的,徐景熙顿了一瞬,偏首看看门扉,才道:“走了。刚刚走的。”
    黄少天拍拍徐景熙肩膀,起身快步走了,开了门侧身向徐景熙比比大拇指:“谢啦!我一会儿就回来,等等我啊。”
    王杰希收拾完直接提包走人,他走的不快,黄少天快跑着出去,还没拐出这一排工作间就看见了王杰希的背影。
    黄少天一个急刹,缓住了奔跑的冲势。
    脚步已经尽量地放轻了,可靴根一碰地,仍然控制不住地发出细微的声音,好在王杰希戴着耳机,没能察觉。
    黄少天从来没这样偷偷跟过人,行动间有些不自然,他弓着背脊,双手插袋,神色阴晴不定。
    眼看就要拐进楼道,黄少天快步上前将人堵进了楼梯间。
    在有两台电梯的情况下,并没有人光临仅用于逃生疏散的楼梯,但怕难免也有脑回路与王杰希相似的人。保险起见,黄少天仍顺手带上了门。
    门关上时的动静有点大,王杰希显然是听到了,回身一看,就是黄少天逼近的身影。
    他的步子迈得极大极重,三两步就与王杰希面贴着面,压迫的气场笼罩下来,王杰希皱起眉,很是不适。 
    猝不及防之下被逼到步步后退,很快就要碰到墙面。
    黄少天本想用手帮王杰希垫一下后脑,只是犹豫了一下,王杰希的后脑勺就紧紧贴上了墙壁,冰冷透过发丝穿刺进头皮,相视时的争执气氛仿若即将爆炸。
    王杰希却忽然松下紧绷的面色,平静问道:“怎么了?”
    “……”被这忽然变化的气氛影响到,黄少天一时呆愣,下一秒又恶狠狠地皱低了眉头,挤出几条沟壑。
    “其实我最早的时候也不太喜欢你的。”他没有给王杰希反应的时间,脸贴得更近,劈头盖脸就将囤积了许久的怒意团成大球迎头砸下,“当初看你,你这个人年纪轻轻却一副高傲的样子,我想这个练习生做给谁看呢?后来发现你还挺有才华,就更觉得搞笑了——恃才而骄的幼稚!又装又作!谁会喜欢这样的人啊?”
    王杰希沉默片刻,黄少天也不再说什么,只拿凶狠的目光刺他。
    瞄一眼不打算再说的黄少天,王杰希简简单单开口,轻轻松松地将大怒球推回去:“所以?”
    “所以?”黄少天重复了一遍,只觉怒气上冲冲破了天灵盖,他怒极反笑,一声嗤笑出口,“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在意这些,王杰希你可以,真是太厉害了!我压根没想到你是这样人,也算是被上了一课,可惜没从王老师这里学到多少,很遗憾了。”
    王杰希停留在黄少天脸上的目光相当平静:“嗯,谢谢。”
    如此近的距离,恐怕不仅是因为情绪的缘故,也定然没能休息好,黄少天的脸色看起来相当差,遮瑕产品掩盖下的黑眼圈也清晰可见,干裂起皮的唇中隐隐透着血丝,王杰希心里猜他又不自觉地去撕咬死皮,嘴上却继续道:
    “你也不遑多让啊。”
    他的语气里带着嘲弄,别说黄少天了,演戏之外的日常生活里他自己都没尝试过这般陌生又令人厌恶的口吻。
    黄少天则完全地愣住了。
    王杰希朝着黄少天扬起下颌,在黄少天的注视下缓缓勾了勾唇角。
    最终还是意难平。他在回答主持人的时候就预见到黄少天会发怒,黄少天如今的表现完全是正常的、有理由的,任谁在被单方面无理由地冷战分手数月之后,又被当面指责性格差劲最初印象不好——何况当初他们交往时就是为了交付彼此的后半生。
    王杰希怎么都忘不掉黄少天当时的目光。他说没有把握就不要答应,王杰希点头答应了,然后决然地捏爆一颗真心,又在还未完全冷却时回身踩了几脚。
    黄少天厌弃他,他也厌弃自己,可心里仍有一块角落生存着自私的小人。这个一人怕是聚集了世间最腌臜的食物,它意难平,在最后冲破了门防,耀武扬威地对黄少天扬起下颌,露出了恶劣的嘲笑。
    王杰希以为黄少天会更怒,或是直接摔脸而走,从此两人恶脸决裂,老死不相往来。他这么以为着,但看见的是黄少天渐渐露出的失意与自责。
    
    黄少天知道自己性格里有一部分是分外讨嫌的,轻描淡写地就能把人扎到鲜血淋漓尚不自觉,与他平时表现出来的开朗热情既矛盾又偏偏自然地相融,别人究竟是喜欢他还是讨厌他全靠个人在意方面的偏向。当初公司给他定人设,严格要求他把那一部分的性格藏严实了,黄少天心底虽然不情愿,但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一直以来都藏的不错,没想到在王杰希这里露了底,偏偏还讨了对方的嫌——他还能说什么呢?毕竟性格问题,不是对方的错。
    王杰希隐约猜到黄少天在想什么,事情的走向完全偏离了轨道,朝着不可知又难以言说的方向狂奔而去。他一时有些慌张,解释的话已经到了嘴边,王杰希忽然刹住,心想这样误会也不错。
    他们说的都是练习生时期,丝毫不提后来的再相识。从练习生到正式出道的这一段时期里,谁不是被认真细致又凶残地打磨过棱角,当他们再次认识时与之前练习生时可以说是有着天壤之别。
    这时,垂着头的黄少天忽然开口:“对不起……我……”
    “别说。”王杰希拍拍黄少天的肩,黄少天动动脚,让开了。
    王杰希心里泛着苦,提了提掉下肩膀的背包:“是我该说……对不起。”
    
    王杰希下了一层阶梯,黄少天仍然站在原地,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他回头看一眼青年,犹豫着轻轻喊了一声。
    黄少天惊醒。
    “……”目光相对,王杰希攥紧了背包带,“……抱歉……”随即转身下楼梯,转角时也不敢往上看一看黄少天。
    黄少天的目光随着他,直至再也听不见下楼的脚步声,心直直地沉了下去。
    
    挤下堵塞的公共交通工具,王杰希回到宿舍卸了妆,许是终于放松,眉眼中的疲倦立刻露了出来。
    卸妆油带过下唇,刮走了红润的色彩,几近苍白的唇色显出几分病态。
    在池台前佝偻着腰,王杰希注视着洗手池的排水口,抬手过头拧开了水龙头,冰凉的自来水浇下,王杰希紧紧闭上双眼,双唇之间抿出一条锋利的直线。
    
    之后的通告都是零零散散的,王杰希的时间彻底地空闲下来。
    依旧是生物钟的时间醒来,起床、简单的洗漱之后,他关上水龙头,抬起头,看到镜中的自己。
    颓废的、落魄的。
    他不该这样的。
    他该是哪样的?
    仿佛揪住了线头,他缓缓顺着线头解开执念,眼里渐渐生出一点神采。
    他转身走出卫生间,走出狭小的晦暗。他的步伐迈的极大,直挺的脊梁好似不曾屈过,只身毅然扑向几不可寻的光点。
    三个月之后,他在林杰的团队中,临开组的那天,这位盛名在身的导演叫来他,将一台机子交付他。他扛起沉重的摄像机,心里如释重负。
    
    而他与黄少天自那以后更像是分道扬镳,娱乐圈说不小,可说大也不大,自那档综艺之后,他们从荧幕中看到对方、从别人口中听到对方,偶尔碰面时假意相迎,也都忘记了最后在楼梯间里沉默的争执。
    有不到相携白头,这样一段感情的结局是最好的好聚好散。
    这样一直持续到王杰希接下那本剧本,他一边翻阅,一边在纸上写下中意的人选,写完团队写到角色,他看男二,上下左右地看,心里只有一个名字——
    黄少天。
    他给喻文州打电话,要到了黄少天本人的手机号而不是经纪人的电话。
    他拨过去,通了。
    
    对于这部意义有些不懂的电视剧,王杰希不打算设置多少悬念。仅仅一周后,就在微博上公布了初步定妆照,主创团队的公布率先炒出了一波热度和关注。
    黄少天晚上回到公寓的时候稍微了一下网络评论,一片叫好声里夹杂的叫衰分外突出,还有针对他的。黄少天仔细一看,直接被逗笑了。
    他将那段话复制黏贴进蓝雨的群里:“咱们是过气偶像了!”他打了半个屏幕的哈哈哈,就又切回去翻热评,可别说,里头还有的写的挺有道理。
    “一部看主创就瑟瑟发抖的年度巨制,道理我都知道,事实也都承认。可是小粉丝心里慌啊!筹备不到两个月,再大的制作都心慌。”这还是说的好听的。
    黄少天心里也在想为什么。
    又想到行程安排。忽然意识到是因为在拍外景的时候可以搭建内景的布置,压缩了时间,
    为什么这么赶?
    疑惑在黄少天的心中盘旋不去,他想问,也有理由问,毕竟他是戏的演员,但他不能打给王杰希。
    手机就在手边躺着,黄少天却没有勇气找出号码拨通。
    
    由于剧本还在返修中的缘故,正式开组还需要一段时间,黄少天打算趁着还没进组,整理掉手上的工作,然后提前熟悉一下内容。
    听课、控制饮食、继续健身……将日程安排的满满的,黄少天疲倦极了,也没功夫去想什么人了。
    王杰希也忙,却没有以前那么忙。
    剧本是是网络小说原著改编,为了能够拍出那种感觉,邀请了原著作者进行初版剧本的编写,眼下原作者已经交了初版剧本,后续的修改任务就是他们的活儿了。
    叶制片虽然像往常一样放手不管,但也派出了一直带在手底下的小孩儿乔一帆。王杰希也懒得像以前那样一手包办全部,后辈都需要历练,他不可能一直不放手,总归这部电视剧的拍摄有各种各样的目的,不在乎再多一个。
    但他也不可能完全放手了。因此一边等编剧团队的最终修改,他一边也在画分镜头的草稿。
    创作的时候脑袋除了放空状态就是容易胡思乱想。
    夜里会不到周公,却约到了黄少天。
    王杰希已经好久好久没能梦见黄少天了,也猜是否是因为对方厌烦自己。
    好久不入梦,一来就是重口味。
    王杰希梦见的是以前的单人宿舍,不是很大的床意外结实,两个人在上头摇摇晃晃,丝毫动静都没有。
    是刚刚醒来的早上,欲望也跟着晨起,最后他们接吻的时候天光微微亮起来,映着脸上绒毛都清晰可见。
    清醒之后的王杰希用片刻沉默来回应胯下的湿意。
    或者是他的日子过的太清新寡淡了。
    王杰希一直是以很平常的心态面对欲望的,他并不寡欲,只是外表长得寡淡了些,他跟正常男人一样,有着正常的欲望。
    他还有喜欢的人,可惜对方不喜欢他。
    
    半个月之后,就通知准备开机了。
    按剧组的安排是先拍外景戏,再拍内景和绿幕。外景一共要转三个地方,电视剧的拍摄都是长期作战,黄少天仔细看了行程安排,差点没厥过去。
    卢瀚文也伸头来看,惊讶地捧住了脸:“好赶呀!”
    卢瀚文是黄少天在蓝雨的后辈。尽管蓝雨早在几年前就各自发展,但一直没有解散,偶尔也有团体活动。卢瀚文是今年补进的成员,如今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正好,满脸胶原蛋白,刚刚结束变声期的嗓音在原来的基础上添了三分磁性,极其抓耳,现在是重点培养对象。
    他之前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就一直作为蓝雨的后备役同成员一起参加活动,蓝雨众人都挺喜欢这小孩儿,卢瀚文与他们感情都很好。
    黄少天看他一眼,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哪学的?正常点。”又伸手在头顶上捋了几把小卷毛儿,心中方觉安慰。
    卢瀚文吐了吐舌头:“可是这真的排的也太……”他皱皱鼻子,一时想不出词来形容,“这是要赶什么评奖么?”
    黄少天指指制片人和投资商:“才不会,况且照这样安排,等拍完了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评奖。”
    这部电视剧立项之后便有无数关注的原因便是叶修担任了制片,虽然实际上又是挂名,但有些事儿还是得他出面。叶修向来不喜欢麻烦,尤其是送片拿奖,他独自开了工作室后更变本加厉,一应事务都推了出去,言明自己只负责教人和执导。张佳乐曾怼他
    不过一直赶进度是真的,据说叶修拿到企划的头天晚上就组成了摄制组,随后邀了喻文州,顺手定了女主角。
    卢瀚文掏出手机看邮箱里的安排:“……嗯,我的就比较轻松……可能是黄少你的角色太重要了吧。”
    叶修不喜欢海选,可等第二版剧本出炉了,却放言要选小鲜肉,蓝雨的经纪人看男二定了黄少天,第二天就推着卢瀚文去了选拔,还真叫他中了男四
    黄少天闻言却磨了磨牙:“我倒是觉得是某人公报私仇,剥削业良!”他痛斥道。
    卢瀚文并不应答,他摸摸心口,叹气:“我的良心在发疼。”
    业良这个称呼来源于当年蓝雨筹备新专辑时,黄少天体重骤降,还因为低血糖进过一次急诊,被爆出时媒体写的理由是“为新歌绞尽脑汁不吃不喝”,蓝雨的定义还是偶像团体,顺手赠送了一个“业界良心”的称号。
    可卢瀚文心里可清楚黄少天是因为什么不吃不喝。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开玩笑地轻踢他一脚,
    卢瀚文举手投降,跑了。
    门被顺手带上,黄少天缓缓收起了笑意。
    他虽然开自己玩笑,但那也是梗在他心里的一根刺。
    他从来没能放下过。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