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不可说04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第五章要考驾照了,紧脏
    
    01     02     03


    04

    开机被安排在了外景取景地,上飞机、转大巴、转小车,一路上马不停蹄,黄少天有些晕,硬撑到开机仪式结束,彻底瘫在椅子上不起来了。
    他知道王杰希习惯开机仪式结束之后就会给主创放半天的休息时间,正式的开机其实是在第二天上午。
    圈子里甚至有一种说法是说王杰希的剧组比较特殊。
    这个特殊是各个方面的。王杰希还研究过玄学,老天爷也看中他,有他在的剧组都比较顺利,很少有什么突发事件。
    另外,许多导演都讲究开机第一场戏,王杰希却不。他起先喜欢拍难的,后来不知怎的变了性子又喜欢拍简单的,最近是两种都不喜欢了,就叫主演抽纸条,他试镜也喜欢抽签,因此留了不少镜头的纸条。
    看着苏沐橙裹着大衣抽出一张纸条,卢瀚文找了个小板凳拖来黄少天身边坐着,小声问他:“王导很喜欢抽签吗?他手气是不是很好?”
    黄少天轻轻抠了抠发套在鬓角的粘合处:“小卢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太八卦了,是要转行当娱记么?先不说喻文州怕是要哭死,我第一个不同意,回去就把你吊起来打。不过你问我王杰希手气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倒是知道他没有脚气——”
    卢瀚文立刻翻了个白眼。
    “翻什么翻,真以为我就看不见呢?你想知道他手气怎么样,不如找他打牌试试?”黄少天真诚地建议道。他随性地翘起腿,眼睛微微眯着笑起来,上扬的眼尾透出二三恣意。
    男二的人设尚未及冠,黄少天的面相年轻,二十四了还像个刚迈进象牙塔的大学生,化妆师又特意将他往少年得意的方向塑造,此时正带着妆,黄少天这一笑真是是意气风发,可不就是剧中人物么!
    卢瀚文捂着小心脏抖抖鸡皮疙瘩,尽力忽略掉黄少天不经意间睨过来的眼神。
    “你抖什么抖,年纪轻轻的,肾就不好了?”黄少天莫名其妙,踢踢卢瀚文的凳子腿。
    “都是被你吓到了。”卢瀚文转身瞪黄少天,可王杰希不知何时站在了黄少天身后,他这一瞪,连着王杰希也一并瞪了。
    不敢瞅王杰希的脸色,卢瀚文不禁打了个颤,心说刚进组就瞪导演他还能有命活到杀青吗?
    黄少天看到卢瀚文反应,才知身后有人,神色一瞬间变得不自然。狠狠地皱紧眉头又立即松开,他转过头,轻松自若地面对方才还在讨论的主人公,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
    他同卢瀚文都是广东人,讲起话时习惯了飙广东话,甭管王杰希在他身后站了多久听了多少,王杰希听不懂广东话,他担心什么?
    如此想通了,黄少天半点不慌,待王杰希走了,也这么跟卢瀚文解释。
    卢瀚文点点头,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这表情……”黄少天伸出魔爪揪揪卢瀚文脸颊肉,
    “王导好不容易啊。”卢瀚文虽然不知道细节,但从一些谈话里也知道了黄少天与王杰希曾经在一起过,这在蓝雨中并不是秘密,多说多听就被蓝雨成员当作随便说给你听但你不能外传的秘密给秃噜了出来,“你看,常常听不懂男朋友在和别人说什么……黄少你是不是经常当着王导的面和别人用广东话聊天啊?”
    “是啊,怎么了。”
    “那不就是排斥了吗。”卢瀚文竖起一根手指,“换我我都不想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黄少天翻了一个白眼。
    “我说的可是千真万确,黄少你可别不信。”卢瀚文得意洋洋,“论交朋友我可比你这个当面被无视暗地被嫌弃的人强多了。”
    “嘿——我说卢瀚文,你吃什么把胆都给吃肥了哈,敢编排你天哥了!”黄少天故作怒意扑住卢瀚文,攥起拳头就往小孩儿太阳穴上怼,另一只手锢着人不让动,“能耐了啊!”
    卢瀚文手脚并用地想脱离:“天哥!天哥!您最会交朋友了还不行吗——”
    “不行。这根本问题呢是你的态度,我偏要治好你,不然回去了你看看喻队怎么教育你的,到时候你就觉得你天哥人真的好,感激涕零地回来要天哥帮忙了。”
    两人就站在场边,这边闹的动静大了,难免影响到拍摄。
    王杰希冷冷地看了一会儿,要来喇叭:“黄少天。”
    黄少天动作僵住一瞬,放开了挣扎的小朋友。
    
    这几天的取景都在山上,住宿直接定在了民宿里,虽然没有酒店那般服务周道,但处处都带着朴实的干净整洁。
    五点钟,窗外还是一片雾蒙蒙,半掩了满山青翠,关不紧的窗不仅透风,也透湿气,开拍几天,不管是枕头被褥还是挂出来的外衣都潮潮的。在这种环境下,人也如同受了潮似的,怏怏的打不起精神。
    黄少天顶着乱蓬蓬的头毛,抱被盘坐,时不时打一个颤,眼皮如同黏住了,怎么也撕不开缝。
    昨晚一直拍到了十二点半,等人扑进被窝里时已经两点,黄少天迷迷糊糊的还记得定闹钟,他的戏份安排在了上午,五点钟就要坐起来清醒脑袋。
    短暂的睡眠里还醒过两次,民宿里圈了十来只鸡养着,叫声是一点都不含糊的多重高音,黄少天暂时没能习惯,时常被惊醒。
    睡眠不足的疲倦加上拍摄任务的繁重,当年巡回演出的时候都没这么累,他现在也没有了年轻偶像的活力,但其他演员和工作更累的剧组人员都没露出一丝疲累,黄少天只能强打精神,心里盼望着接下来的拍摄任务能够轻松一些。
    半睡半醒时忽觉得头皮被猛力拉扯,痛感激醒了黄少天,伸指一碰才发现是发套的胶水没洗干净,胡乱黏住了最细软的鬓发。黄少天搓了两下,不仅胶没搓下来,鬓发还掉了几根,疼得他表情扭曲。
    黄少天无奈放弃,坐着发会儿呆,长长叹出一声,彻底清醒了跳下床洗漱穿衣,六点左右坐进了化妆间。
    
    今天上午几场都是以黄少天为主的,采景分别是附近的一个可以充当山头的小山包、再爬上去一些就能看到的小竹林还有一段山路。
    化妆间里已经有化妆造型师和助理在忙碌,陆续有人进进出出,黄少天端坐着方便上发套,时不时与身边苏沐橙几人聊上几句,苦是不能多说多动,到最后粘发套时几乎睡着,直到王杰希踱进来,连续几声“王导”将他惊醒。
    黄少天睁大眼睛,也跟着叫了一声:“王导。”
    王杰希脚步忽地一停,转而向黄少天走去。他人高肩宽,习惯了快步,走过来时带着十足的压迫感,给黄少天涂胶水的化妆师手有些抖,晃得黄少天心慌慌,再看一眼镜子里头愈来愈近的王导,心里哀嚎:这都什么事啊!
    内心戏写完两页纸,王杰希站定在黄少天的身后,负着手弯下了腰。
    黄少天的视线与镜子里的王杰希对上:“王导……”他摸不准王杰希究竟是什么个意思,毕竟一拍两散这么久,分手前他就没懂王杰希,现在更看不懂,他只能小心地拿捏尺寸,斟酌着问道,“怎么了?”
    话里话外都是十足的生分,王杰希顿住本要说出口的话,先退开半步,离黄少天的距离远了些,果真看见镜子里的黄少天神色略微放松了一些。
    恐怕黄少天自己都没能发现自己这些细微的表情变化,但旁边知晓两人过去的苏沐橙正隐秘地观察着,她心思更细腻,察觉到后瞄了一眼王杰希的脸色,仍然是波澜不惊的,手臂的线条却起伏着,是负在身后的手攥紧了,鼓起肌肉的缘故。
    当事人之一的黄少天毫无所觉,见王杰希不答,又追问了一遍。
    镜子里的王杰希垂下眼,黄少天也循着垂下目光,看见的是摊开的剧本,是一会儿要拍的戏份。
    “剧本怎么了吗?”他又问。
    “没事。”王杰希顿住,复添上一句,“今天几乎都是你的戏,加油。”随即直起腰板,施施然地转向楚云秀,走过苏沐橙,又走到周泽楷背后,如此转完了一圈,才好似完成了什么任务一般,离开了化妆间。
    这时才粘完了发套开始上妆,黄少天不得不听着化妆师的要求闭上眼,而对于王杰希的莫名举动,唯有一顿腹诽。
    
    这一天的拍摄还算顺利,傍晚收工时,王杰希看看天色,低头翻开安排表,叫来高英杰:“明天会下雨,把后面的雨戏提前拍掉。”
    高英杰点点头,转头就用扩音喇叭通知了下去。
    摄影团队的负责人最先比了个OK的手势给王杰希,这些工作人员都是久跟王杰希的,极其信任他
    还在场上的演员面面相觑,也犹豫着点了头。
    
    黄少天的助理小声问:“我看天气预报说是晴天,明天真要改拍雨戏吗?这也没安排洒水……”
    黄少天正喝着水,闻言睨过去一眼,收了水,笑着摇摇头:“明天会下雨的。”
    “可……”
    “导演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黄少天忍住,道,“别再说这种话了。明天就算真没下雨,也能再改回去啊。”
    黄少天是半点不担心明天的天气究竟如何。王杰希是会看天气的,他说明天会下雨,明天是真的会下雨,黄少天是亲身体验过的人,在经历数次晴天带伞、雨天无伞之后,他对王杰希的天气预测深信不疑。
    黄少天拧紧了水壶盖子:“总之先备着雨戏要用的东西就是了。”
    助理:“嗯……”
    一直到回去,助理都放心不下,晚上睡前又看了一眼天气预报,刷新之后,没想到原本的晴天真的变成了有雨。
    助理惊讶地瞪大眼睛,呐呐道:“真是神了……”
    
    第二天起来,灰蒙蒙的厚重云团盘踞于天幕,阴冷的风吹进骨子里,王杰希面色沉稳地指挥摄影团队搭好器材,轨道刚刚铺好,雨就下了起来。
    雨珠接连不断地落下来,哪里还用得着洒水车,刚开始的势头有些猛烈,等雨渐渐地小了下着,王杰希打着伞手一挥,早已准备好的演员裹着外套,在助理的帮忙下撑伞走进场里。
    这一场戏是男一男二的雨中奔逃,摄影机在轨道上逐渐被推近,黄少天与周泽楷相互支撑着对方,蹒跚着向前奔跑。
    雨比天气预报还大上三分,尽管戏服都特地做了加厚,又是加绒又是加棉的,可雨一淋就跟进冰箱一样,冷得后颈僵硬、整个人直发抖
    戏里的男二伤在肩上,黄少天只觉得冰冷的假血浆从肩头滑下分作两流,一条直达冰冷僵硬的手指最后滴落,是戏里想要达到的效果,一条直直流下,像巴掌一样贴在半个胸膛与侧肋上,尤其冻人,好似要把最后一点温暖都给吸走似的。
    一边拍戏也在一边适应着这个温度,黄少天渐渐地不觉得冷了,只是他拍到第三场时,现场收音里带上了鼻音。也不止是他,其他人也都或轻或重地堵了鼻子,许多工作人员都在不受控制地吸着鼻水。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着凉了,更糟糕的是,台词正说着,他忽然猛地转头打了一喷嚏。
    这条就这么废了。
    王杰希皱起眉:“要不要休息?”
    黄少天捂着口正要回头,又立刻扭回去连打了三个喷嚏。
    “对不起对不起。”接了助理递来的纸巾,黄少天揩揩鼻子,连连道歉。
    王杰希摆摆手:“没事。要休息一下吗?”
    “不了,赶紧拍完早点解放,是吧?”黄少天看一眼对戏的楚云秀,“对不起哈……”
    楚云秀趁机吸吸鼻子,也打了一个喷嚏:“没事没事,从头开始吗?”
    
    “可以了!”
    最后又补了三条近景特写,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王杰希放下耳机,没要重拍,直接收了戏。
    下了戏,几个演员都一齐放松下来。此时雨仍然在下,各家助理早都准备好,手臂上挂了毛巾,撑着伞冲过去接人。
    “谢谢。”黄少天接过毛巾,轻轻地摁着吸去脸上的雨水,整个人僵硬地缩在伞下。
    他刚想到热水澡的美妙,眼前就递来一杯热腾腾的姜茶,循着手往上看,乔一帆捏着纸杯边缘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这个生活制片是叶修派来的,同高英杰一起担任执行导演,哥俩感情极好,不仅性格像,就连笑起来也都是温暖极了的。
    黄少天接过时,乔一帆还关心道:“小心烫,要暖手的话小心别烫着了。”说完也递了一杯给黄少天的助理,转身去送下一个人的了。
    黄少天抱着暖乎乎的纸杯,用尽全力才没打出喷嚏,他可不想烫一手的姜茶,虽然辣喉咙,但好东西到底是该进胃里的。
    “都回去洗个热水澡,休息休息。”等现场的工作人员快收拾完了,王杰希又开了扩音器道,“明天的任务中午才开始,大家都睡个好觉。”
    
    不像酒店里铺了地毯的过道,民宿的过道只是简单地砌了水泥,走路时脚下时刻是粗糙的质感,存在感十分鲜明。王杰希在黄少天的房间前停下,抬手敲敲门,等了许久,才等来一条缝隙:
    “来查房么王导。”
    门缝中露出小半张疲倦神色,黄少天的声音疲懒,恹恹地毫无精神。
    出来前想了无数的理由,到了真正面对面的时候,王杰希只憋出两个字:“送药。”
    黄少天低下头,果然看到王杰希的手机提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他将门缝打开了一些:“真是麻烦王导了,不过我已经吃过药了,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黄少天说着又轻轻咳了两声,才继续道:“已经不怎么难受了,睡一觉明天就好多了。”
    门都给开了焉有不进之理,王杰希一脚迈进:“是吗?实在不舒服的话休息一天也可以的。”
    房间并不大,民宿里都是标间,一样的规格,王杰希一眼扫去,发现多了一床毛毯,而床头边多了一张椅子,保温杯正端坐其上,吐出渺渺水雾。
    王杰希的目光微微闪动。
    黄少天以前是个不会照顾人的,不知轻重带着生涩的蠢笨,感冒、发烧对他而言都是能熬过去的,小伤小病顺其自然,如今却是精细了不少。
    黄少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对他所思所想也有猜测,再观他神情浮动,这猜测也得到了二三验证。
    “你不在了,我也懒得找助理和经纪人。”黄少天轻轻一笑,“只能自己学着了,感冒总归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挺折磨人的,我就不想让自己难受,快快吃了药,一觉睡醒也就痛快了。”
    他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小小感冒自己可以解决,便不愿意麻烦他人,平白讨嫌。
    王杰希道:“是这样的。”
    黄少天只点点头。
    一时气氛沉默。
    “……明天休息吧。”王杰希挪开与黄少天对视的目光,借房中摆设定了定神,“我看其他人也不太方便。”
    黄少天摇摇头:“不用这么麻烦吧?不是……”他欲言又止。
    “可以拍群演,左右耽误不了什么。”王杰希解释道。就这说话的两三下功夫,他已经决定了明日的安排,一面与黄少天说着,一面在手机上通知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到他的留言之后也会立刻通知下去。
    不一会儿,黄少天的手机就震动一下,在王杰希的视线下掏出来一看,果真来是通知休息的了。
    “你不休息吗?”黄少天问道,得到了王杰希肯定的回复,他失笑,“也是,你要是休息了,就没有那些现场提出的好点子,成片估计也不太理想的。”
    听到黄少天以十分平静的语气这样说他,好似只是在叙述一个既定的事实,王杰希的手指轻轻一颤,许久道:“黄少太夸奖了。”
    “事实不是吗?”黄少天理所当然道,“谁不知你王杰希常常让编剧加班加点地干活儿?镜头说改就改,独断的性格也是让人颇有微词,可偏偏那些修改又戳在了点上,叫人不得不赞好。”
    自王杰希转型导演的那日起,媒体对他的评价从不看好到“鬼才”到“超常的”到“独一无二的头脑”,业界也道短时内再难有第二个王杰希,那些话都并非内里空空的吹捧,王杰希是真的有那种实力。
    “你这个人就是太好了……”
    黄少天注视着那张面容,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小芽。
    他抬起手,轻轻碰了碰王杰希的脸颊,他的指尖发热,陷进更热的脸颊肉里,从指尖过手臂,那点热度钻进了心里,偏是这时候王杰希露了笑,一把火忽的蹿高了,愈演愈烈。
    于是指尖挪到了唇角,停留在了勾起的弧度上。
    意识到气氛逐渐暧昧,王杰希立刻敛收笑意:“黄少。”
    冷淡而陌生的神情刺得黄少天一个激灵。
    暧昧气氛忽然尴尬。两人对视良久,王杰希率先垂下眼。

    从黄少天的这个角度,目光自眉骨往中间划过高挺的山根,以此为分界线,左右是不对称的双眼。
    这双眼长的不对称,却都是极标致的眼型,好看极了,但他一直觉得最好看的不是外观,而是王杰希群看到的、又通过那双眼所映照出来的东西。
    从前,黄少天常常能从这双眼里能看到自己,而眼下,尽管他就身在王杰希眼前,王杰希的眼里却没有他,只有他身后的床与墙,还有窗外的夜色。
    他放下手,退开几步。
    “圈里头都说,王杰希王导有好运气,在他的剧组里拍戏几乎不会出意外,也少有演员受伤生病。能在王导手下拍戏都有福气,而且票房卖的好,口碑也不错,身价都能往上涨一涨。”黄少天说着,微微眯起了眼,皮笑肉不笑的,话里带着嘲弄。
    他平常总是开朗的,就连生气也是直白地发脾气,很难让人想象出他黑脸的模样,那才是最可怕的,犹如隐匿在草原中的豹子,忍耐多时只待一击夺命。此时他终于忍耐不住地扑向了他的猎物:“王导是不是看我不太顺眼?不然怎么就我感冒发烧,我自认身体不是那么健康但免疫力一直都不错,平常同样是淋雨都好好的,怎么偏偏在王导手下就不好了?”
    他咄咄逼人,每一个字都能扎进对方的心头肉里,狠厉果然,也像是想要干脆利落地一刀两断,最后两败俱伤。
    王杰希不可置信地睁大眼,情绪有一瞬间失控,随即恢复正常。
    只是面上正常了,扎进心里的话又怎么会那么快释然?
    有些话几乎是挤出牙关的:“黄少这么想,那就是吧!”王杰希抿出一条锋利的直线,他甩手将带来的药物掷向黄少天,歪了准头一头扎进软被中,高高地弹跳起又落下。
    黄少天敛去一瞬的惊愕,手背在身后紧紧攥起。
    他原意并非想说这样伤人的话,何况王杰希特地来送温暖。无名火蹿起,有些念头就冒出了地面呼吸,吐出的都是戾气,可这些说实在了这都是他黄少天本人,不论正面的、负面的,都是他。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