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纪念不可说里的第一口甜饼


    是甜饼的吧啊呜呜呜嗷呜哇哇哇哇呀——

    他们都不是曾经的大男孩了,尽管他们仍怀有真挚与希望,捧着初心与梦想,跋涉在荆棘编成的天梯上,拖着千疮百孔的身躯仍要迈开步伐,只要坚持着往上走,他们会得到常人难以得到的东西。
    王杰希缓缓抬起臂膀回拥黄少天,下巴搁在了他的肩上。他们的耳鬓相贴,柔软而温热,有些话并不需要说出来,彼此也都心知肚明了。
    黄少天眯着眼微笑,在王杰希的耳边轻声问他:“我在准备一张专辑,你还写歌吗?”
    年轻的时候他们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只能头也不回地向前走,一颗赤子之心逐渐冰凉。
    他们走得太远太远,过往的执念都已经淡化,但仍植根于心中,就像被枝叶牢牢掩盖的字碑,过了很久很久,只要再拂开枝叶,仍能看见残留的字迹。
    “写的。”王杰希问他,“你想要什么样的歌?”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