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不可说06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趁着今天返校终于在车上写完了,本章7k4,诚心悔过,球球老板们原谅我因沉迷游戏的断更(……)
    前头走剧情,末尾有不是很甜的甜饼!接下来可以疯狂撒糖了!!
    皮休太太生日那天没写完,来迟了一步,祝福你 @皮休休
   

    06

    王杰希回到房间后,气已经完全消了,随之而来的是浓重的无力感,压塌了他的肩膀与脊梁。
    他撑着额头,混乱的思绪扰他、缠他,可他无可奈何。
    他抬手掩住眼睛,遮住疲惫神色。微微阖上眼时,混乱的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一些极其清晰的画面,甚至伴有声音,那些几不可闻的喘息都放大了数倍环绕在他的耳畔。
    怎么说也处了好几年朋友,王杰希怎么会不知道黄少天在浴室里干什么?
    “黄少天……”王杰希喃喃道。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你喜欢着他的痴样,偏还要戳穿你,揭露下你的伪装扔在你面前,叉腰昂首,得意洋洋地告诉你,他看破了你!
    王杰希走到床沿,随意地倒下去,陷进不太柔软的床垫里,脑门磕在几乎要突破垫子的弹簧上,企图让疼痛使自己清醒一些。
    他抿着唇想黄少天这个人当真是恶劣至极,不像他时常失去该有的冷静与理智,黄少天既聪明又清醒,准确无比地拿捏住他的弱点,攥着他的心放在手里把玩。
    可仍有那么一丝微弱的希望在心原上擦出火星,让王杰希难以忽视的另一种可能性不断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也许黄少天只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如此可以说,黄少天本人是在意着的。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睡着了,他保持着刚才倒下的姿势,艰难地抽出已经麻痹的手臂,忍耐着那种不一般的痛楚找到了正高歌着的手机。
    “你好。”等他开口时已经完全是沉淀了冷静的语气,难以想象他正在试图活动着完全麻痹了的手臂,手指头不断抽搐着。
    “叶修?”王杰希疑惑地看一眼时间,“怎么了?”
    叶修先是问了问进度:“你们拍得太慢了。”
    王杰希回他:“电视剧快不起来。”
    “电视剧才是能快起来的。”叶修在那头似乎是在捣鼓着什么,键盘噼里啪啦地被摁响着,“咱们都加速成不?”
    “……”王杰希沉默下去,有些难以置信,“你已经在剪了,我跟你比什么?”
    “也没要你的速度追上我。”叶修道,“你可以拍飞页,最近不是流行边拍边播吗?”
    “不行。”王杰希果断拒绝。
    叶修甩甩鼠标:“咱们等不了。”
    王杰希笃定道:“来得及。”他说着,手指不自觉地摩挲起指甲,思索起多组拍摄的可行性。
    “来得及就好。”叶修唔了一声,“那就改天说——对了,还有件事。”
    “什么?”
    “本来不该我来问,奈何你们处在一起让不在周围的人揪心。”不断敲打键盘的声音停下来,鼠标挪动的声音也消失了,叶修的声音十分清晰,语气似乎是质问着的,“你有没有后悔。”
    王杰希神色一沉,就听叶修道:“就这样,挂了。”
    叶修挠挠头,慢悠悠地哎了一声,也不知是哀叹还是感叹。
    适合男二的演员并不少,王杰希偏偏将这个角色钉在了黄少天的身上可以称得上是一意孤行,正因为都是朋友,他们才不看好,可最后邀请到底还是打给了黄少天。黄少天过来试戏就是评估他到底能不能演,王杰希当晚就将录像发给了他们,黄少天的表演称不上很好,但也十分贴合了角色,说不出明显坏处,最后还是喻文州率先点了头:“既然演不砸,为什么不行?”
    “我还算了解少天,男二当真像他本人,本色出演差不到哪里去。”喻文州笑了两声,“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再试试也好。”他意有所指。
    王杰希瞥他一眼,却没说话。
    “这部电视剧……可真是一锅什么都炖了进去的粥!”肖时钦有些忧虑,“真的能成?”
    “赔不了。”叶修拍拍剧本。
    肖时钦苦笑摇头:“要不是因为仙侠剧的市场不错,剧本哪里会改成这样?”
    “你现在看像是烂粥,指不定炖出了佛跳墙。”最后王杰希站起来道,“我觉得能成。”
   
    这会儿,要炖出佛跳墙的王杰希泡好一杯咖啡,坐进大椅里,双手交叉在腹前,看窗外浓浓夜色。
    良久,他一口喝尽凉透了的速溶咖啡,对着停留在表格文件的电脑屏幕,缓慢而坚定地敲打起键盘。
   
    尽管通知了今天休息,但有钱就是爹,没办法。
    制片方临时通知拍摄行程安排有更改,午后乔一帆和高英杰两人一间间屋子敲过去,派发新印出来的安排表,最后送到主演这一层楼时,没想到都挤在周泽楷房间研究剧本,对着一群熟悉的前辈,两人终于忍不住露出了愁苦的表情。
    “怎么了这幅表情?”苏沐橙接过用蝴蝶夹夹好的厚本子,疑惑问道,“这是什么?”
    “新的安排。”高英杰道,“接下来很累……”
    乔一帆跟着道:“特别累……”
    两人一齐露出一个颤巍巍的苦涩笑容。
    楚云秀内心警钟大响,立刻掀开了第一页白纸,目光落在了明日的摄影安排上:“……”
    “怎么样怎么样?”黄少天凑首过去。
    楚云秀转手将安排递给黄少天,扶住额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苏沐橙与楚云秀对视一眼,问高英杰:“为什么突然……?”
    高英杰与乔一帆对视一眼,道:“只说是之前的进度来不及。”
    这么急迫?为什么?
    一旁的黄少天点点本子,没有出声。
   
    紧张的拍摄任务丝毫没有留给整个剧组任何放松的机会,刚开始工作人员和演员们还有力气在心底暗骂着,过了几天,能顾着做完份内事已是精疲力尽了。
    肩扛男二角色重任的黄少天下了戏几乎闭眼就能睡着,几乎没有能与王杰希独处的机会,相似的体验还是在许久之前蓝雨办巡回演唱会的时候。
    古装戏,又是仙侠剧,少什么都少不了威亚的戏份。
    苏沐橙是常拍古装剧的,威亚一吊身体悬空,姿势就摆了出来。她的身姿轻盈灵活,好似没那几根线勒着、提着她,经过拆解后放慢的武打动作对于她来说更不是问题,同周泽楷的配合也相当漂亮。
    问题出在了黄少天身上。
    这一点王杰希先前就有预感,并不感到惊讶。
    黄少天没有威亚的经验,第一次被吊起来晕的有些反胃,坚持完一条镜头后被放了下来,整个人蔫蔫地瘫在椅子上歇息,更不讲话了,谁走过来慰问都只掀掀眼皮,适当地弯出微笑应付了。
    别人看他脸色发白,也不介意他敷衍。
    王杰希看完了拍好的片段,道:“大家歇歇。”
    别人休息,黄少天闭着眼琢磨,一会儿想剧本和角色,一会儿又忍不住发散到王杰希身上。
    视野忽然暗下来,黄少天睁眼一看,正对上一双大小眼。
    王杰希垂着眼,两人相视沉默。
    黄少天率先开口,他咳了一声清嗓子,同时撑着椅子坐起身:“……怎么了?”他犹豫着试探问道,“……王导?”
    王杰希也稍稍直起身,道:“你这样不行。”
    黄少天强打精神站了起来。他对之前的事本就心怀愧疚,再加上的确是自己没做好威亚的准备,态度十分诚恳,垂头应声道:“我适应适应,适应适应就好。”
    “你多休息一会儿。”王杰希点点头,应了。他走开几步,又回身对黄少天道,“早些适应。”
    黄少天点点头,这时乖巧极了,惹得王杰希有些奇怪地看他一眼,一时间欲言又止。
    “怎么了?”黄少天本想再缓缓胃里那股恶心劲儿,刚坐下去一半只好再站起来,“我就是……”
    王杰希摇摇头,走了。
   
    第二天仍然是武打戏,戏份安排在平地上,不用上威亚,黄少天因此松了一口气。
    开拍前,王杰希正指挥着摄影轨道的位置,黄少天则生龙活虎地走在场外,精气神极好,眼角眉梢都带着兴高采烈。
    王杰希瞟他一眼,微不可见地摇摇头。
    高英杰小声问他怎么了。
    王杰希回他:“今天拍不完了,跌打药准备了吗?”
    高英杰点点头:“万花油备着了。”
   
    黄少天走到助理放好的休息椅旁,一旁的苏沐橙歪头与他打了个招呼,两个字都没说完,登时笑个不停,对着黄少天直摇头:“真到开拍的时候,你可不能这样。”
    黄少天问:“为什么啊?”他拉伸着身体韧带,猛拍胸脯,“不就是打来打去的吗?我都准备好了!我还特地找了武指师傅请教,动作绝对没问题。”
    “才不是呢。”苏沐橙抿着笑意,“真要那么简单,还要什么武替啊?”
   
    黄少天确实想的太过简单。
    他虽然学过搏击与跆拳道,面对武打指导的确很快能体会到个中含义,但等到了拍摄时,他却配合不好对手,也配合不好镜头。
    他不是专业出身,尽管当初立志演戏时在表演方面下过苦功,可到底没有实践过,丰富的理论经验仅够他应付普通拍摄,到了打戏部分也适应不了机位,频频出镜。
    况且拍摄时的动作都是慢动作,通过剪辑才有播放出来的效果。可黄少天的慢动作打着打着,后渐渐地竟打出了味道——不是说不好,可不是地方。
    他的狠劲是真实的,与他对戏的却是假的。黄少天抡起拳头虎虎生风,却把与他对戏演员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这就NG了。
    王杰希环胸站在监视屏前,眉头紧皱。
    邓复升道:“我先把群演的镜头先拍完吧。”
    王杰希疑惑地看了邓复升一眼:“不用。”
    邓复升:“你不给黄少讲讲吗?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已经在拖进度了,我们来不及的。”
    王杰希摇摇头,仍然拒绝了:“有办法的。”
    邓复升只好转回去看监视器。半晌,他忽然又说了一句:“可咱们现在拍的……可不是电影。”
    电影和电视剧是不一样的。
    而有的导演擅长说戏、调教演员,有的导演却擅长讲故事与拍摄。王杰希是后者,他的导演才华在于巧妙独特的手法以及心思,这些让他在拍摄电影上有着的得天独厚的才能与优势。
    尽管电视剧也需要讲故事,但如今层出不穷的电视剧显然不是特别看重故事逻辑,它更需要贴合广大受众的口味,这对王杰希来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拍摄电影,王杰希可以放手让演员在基础上自由发挥,回头他咔咔咔地剪了,这就是一个新的故事。但电视剧哪里能啊?什么样的剧情至少要拍出七八分味道,剪出的成片才能不脱离了大纲。
    “……”王杰希闻言,一时有些沉默,他清楚邓复升的未尽之言,“有空了我找他说说。”
    邓复升叹出一口气,也不想太强人所难:“成吧!”
   
    王杰希一向是说做就做的人,他答应了邓复升要给黄少天讲戏,细谈一下怎么演,就真的在当天晚饭时找上了黄少天。
    王杰希一点都不留情面,上来就问:“你知道你的打戏哪里不对吗?”
    “……”黄少天这时手里还拿着盒饭,他的助理刚领回来,热乎乎的,他真的饿极了,却不能忽视了王杰希,更不能忽视准备进行教育的导演。
    王杰希阻止了他:“边吃边说吧。”回头叫人送来一份盒饭,“我也没吃。”
    都这么说了,黄少天总不能赶人,只好也捧着快餐盒坐下,乖巧模样准备听训。
    “别拘束,快吃。”
    两人就蹲坐着扒起了盒饭。
    王杰希问他:“你觉得自己哪里不对?”言毕,王杰希一筷子扎到了快餐盒底部,差点将米饭翘出了快餐盒。
    黄少天咀嚼得慢了些:“我觉得是我太用力了,他们都没用力气,有些接触用的也都是借位……可我就是觉得奇怪。”
    王杰希点点头:“所以你不配合其他演员?”
    “……”黄少天扒了一大口米饭,“唔。”
    “既然知道,到了开拍的时候,你注意注意。”黄少天明显是知道该怎么做却不愿意做,王杰希酝酿了满腹的教学无处可说,他简单地提醒黄少天。末了,又夸他,“其实你打的很好的。”可惜用不上。   
    “好。”黄少天垂头扒饭,过了一会儿,又小声嘟囔,“谢谢。”
    “什么?”黄少天太小声,王杰希没听到。
    黄少天支支吾吾。
    王杰希看他模样,似是猜到了他要说什么,随意摆摆手,捧着盒饭走了。
    黄少天等王杰希走远了,才对助理招了招手,附耳小声道:“你去买点吃的……”
   
    “过!”
    苏沐橙一下子松了肩背,嚎了一声:“饿了!”
    就在这时,黄少天的助理冲进来喊了一嗓子:“今晚大伙儿都辛苦了!黄少请大家吃夜宵啊!”他的身后是刚送到的打包袋,一个个垒起来的泡沫盒子里散发出了烤物的香味。
    黄少天先前NG了那么多次,一群人陪他来来回回拍同一场摔打镜头,请夜宵也不仅仅是感谢,这些都是想在剧组里过得好的必要招数,大家都心照不宣。
    苏沐橙喊了一声:“谢谢黄少~”接过了她的助理递来的泡沫盒子。
    黄少天凑到高英杰那里借到了扩音器,清了清嗓子:“今天多亏大家帮忙,无以为报只好请一餐了,也不知道大家口味就没加料,另外打包了几份配料在我助理那里。呆会儿还有凉茶也不用担心上火,咱们可不能浪费粮食,王导会不高兴的。”
    大家纷纷笑起来。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握着话筒眉飞色舞,好似身在某个演唱会现场solo舞台上,几分无奈的笑意染上眉眼,他笑得有些嚣张,被不才某人逮了正着。
    黄少天回头竟发现王杰希笑得灿烂,全无往日冷淡模样,一时间心鼓轰然擂动,他直勾勾地盯着王杰希看,渐渐地,竟入了神。
    这样的目光哪里忽略得掉,王杰希与他对视,一时间心神也被勾了过去。
    手一伸,啪地关了话筒开关,黄少天喊他:“王杰希……”
    王杰希看过蓝雨的演唱会,黄少天就像是舞台上聚拢了灯光的耀目明星,亮到刺痛眼膜,却仍要以目光追随他的身影,不知不觉神情专注,是不经意间被他所迷,为他驻足。
    黄少天与王杰希坐近了,凑过去。紧贴着透红耳廓哼出二三曲调。
    急促的呼吸全打在了敏感的耳廓上,王杰希抿紧了唇:“这是什么?”
    黄少天道:“我写的歌……”他哼出的曲调带着轻缓的活泼,与他以往的画风大相径庭,王杰希很难猜想出黄少天的这首歌是什么样的主题又要写什么样的词。
    “你不喜欢吗?”黄少天自顾自地哼唱完了一段,转头问王杰希。
    王杰希摇摇头。
    黄少天无奈地笑起来。
    那边还在奋斗的剧组人员见状,都打趣黄少天是不是趁机找王导求加戏被拒啦?
    黄少天摆摆手:“去你们的!我还会在乎什么戏份吗?可别乱造谣,我这角色还有哪里能加戏的?要也是跪求减少武打戏啊!”
    众人哈哈大笑。
    “唉,你们还笑我,心里苦。”黄少天捂心作忧伤状,“武打太难了,那些武替真不容易。”
    王杰希有心不想别人为难黄少天,问道:“哪里难?”
    “哪里都难!”
    “那也没办法。”黄少天这就是纯粹在贫,王杰希乐了,轻飘飘地拍了拍黄少天,“咱们明天还上威亚,过几天得给隔壁剧组腾地儿,可不能再慢吞吞地拍了。”
    黄少天苦着脸应了:“那怎么办啊?我不行啊!”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有人起哄。
    黄少天眼巴巴地看王杰希,故意道:“聪明的王导能不能给我想个办法?”
    迟疑了一下,王杰希问:“你要我给你说戏?”
    黄少天闻言,也迟疑了一瞬,才猛得一点头。
    王杰希没想到黄少天竟然会同意,愣了一下,方道:“晚上下戏了,你来找我。”
    他这是私心,没想到正应了黄少天的心思,黄少天坦荡荡地露出一个笑:“那回头我敲门,王导可别不开门。”一句话就帮王杰希换了地点。
   
    下戏之后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黄少天把自己好好地捯饬了一番,揣着一颗跃动不已的真心去敲王杰希的门。
    民宿的住房资源相当紧缺,剧组包圆了整个民宿仍然不够住,更没有空房间一说,这一层除了主演几人,也包括了导演编剧和摄制组,黄少天也是先前打听过王杰希一个人住,才敢说出到他房间去的。
    王杰希将人让进玄关,咖啡的淡淡香味飘进了黄少天的鼻子里。
    黄少天嗅嗅:“好香的咖啡啊,这是煮的还是泡的?你怎么还泡咖啡,要熬夜?。”
    “当然。”王杰希道,“泡了杯速溶,等你走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王杰希这话,黄少天一丁点儿都不信。
    以前与王杰希同居的时候,黄少天就发现若非不是必要,王杰希一向早睡早起,倘若他晚睡了,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整个人都是萎靡状态,没精打采,做事也都没有效率,这在娱乐圈实在少见,王杰希的经纪人都很苦恼。
    如今王杰希说要熬夜工作?黄少天可不信,除非明天王杰希不想去片场了。
   
    王杰希去倒了一杯水给黄少天,搬走小茶几和椅子,清出一小块空地:“过来,站我对面,仔细看我动作。”
    王杰希举起右拳:“你看。”他忽然出拳,速度很快,黄少天迅速一眨眼,拳头就到了眼前,他想后退已经来不及,却见拳头在极近的地方停下了。
    “发什么呆?”拳头又凑近了,轻轻地挨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颊,“你应该用力后仰头,像这样。”王杰希稍微示范了一下。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拳头,猜想了一下镜头方向,的确是能拍出被打中的画面,他学着王杰希方法去动作,感觉不太对。
    王杰希道:“你再试试。”
   
    黄少天学得快,王杰希也加快速度,让黄少天试一试连贯的打戏动作。
    期间黄少天好几次收手不及打到了王杰希,这些小伤小痛王杰希并不放在心上,最后还是黄少天偷偷掀了王杰希的衣服,露出腰侧一块青紫。
    那是他收力时失去平衡,王杰希扶了他一把,结果一下子负担不起黄少天的重量,两人一起摔倒,王杰希磕到床沿上,明明是撞实了,却跟没事人一样站起来。
    黄少天还未说话,王杰希已经递过了药油。
   
    药油揉开之后,黄少天甩甩手臂,干脆倒在了王杰希的身边。
    他侧翻过身,目光落在眼前一截白皙的脖颈上,黄少天缓缓上前,避开了腰侧的青紫,动作极轻地张臂将侧躺着的王杰希环抱进怀中。拥抱来得突如其来,许是被惊到,王杰希轻轻一抖肩膀,随即放任黄少天动作,没有挣开这个阔别许久的拥抱。
    黄少天试探着抱得紧了些。
    两人的身高差不多,身形也相似,这一抱就跟连体婴似的。
    黄少天的前额抵在王杰希的后脑勺上,嘴唇颤抖着,带着试探的意味,贴上对方突出的颈骨。
    被微烫的柔软热意触及,王杰希重重地眨动眼睛,干涩的眼球泛起酸痛,热意涌上了泪腺。睫羽轻微而快速地颤抖着,胸膛中擂鼓的频率不断加快,王杰希尽力放轻了吐息,生怕惊破了这一时的温存。
    吻贴着颈项向上,黄少天埋首在王杰希的发间,呼吸时都是对方的味道。
    王杰希在黄少天来之前已经洗过了澡,但两人试戏时出了不少汗,因此嗅到的味道多了一道不甚美妙的汗味,搅坏了洗发水的香味,黄少天却觉得分外真实,反而若是只有洗发水的味道,他会想自己是否在梦里。
    他的梦中人一直是最初的模样,伴着悠扬的钢琴声而来,有着一副寡淡面容,但在他面前时常会露出情绪波动,无论苦恼低落,亦或欣喜激动,他通通见过,并且记在了心底。
    黄少天蹭蹭王杰希的颈项。
    体温相互传递着,鼻间充斥的熟悉的味道,黄少天眷恋着这种温馨,不愿放手。
   
    “为什么要来拍这个电视剧?”有些闷闷的声音从发顶传来,“电影不是拍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来拍电视剧……”
    “……机缘巧合,正好碰上了。”王杰希沉默片刻,道。
    王杰希说:“你愿意接这个角色,我很高兴。”
    黄少天笑了一声:“好不容易能有剧本送上门,不接是傻子。”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我想要一个角色,你也需要一个演员,只是恰好。”
    黄少天一直梦想着站在片场里,最初的意向是演员,却阴差阳错被分去了偶像出道,他不讨厌光芒四射的舞台,但还是更想演绎。
    娱乐圈套着光鲜亮丽的壳子,内里一直是贩卖梦想的地方,你要实现梦想,就要先卖掉自己的梦想。
    他们都不是曾经的大男孩了,尽管他们仍怀有真挚与希望,捧着初心与梦想,跋涉在荆棘编成的天梯上,拖着千疮百孔的身躯仍要迈开步伐,只要坚持着往上走,他们会得到常人难以得到的东西。
    王杰希缓缓抬起臂膀回拥黄少天,下巴搁在了他的肩上。他们的耳鬓相贴,柔软而温热,有些话并不需要说出来,彼此也都心知肚明了。
    黄少天眯着眼微笑,在王杰希的耳边轻声问他:“我在准备一张专辑,你还写歌吗?”
    年轻的时候他们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只能头也不回地向前走,一颗赤子之心逐渐冰凉。
    他们走得太远太远,过往的执念都已经淡化,但仍植根于心中,就像被枝叶牢牢掩盖的字碑,过了很久很久,只要再拂开枝叶,仍能看见残留的字迹。
    “写的。”王杰希问他,“你想要什么样的歌?”
    “……我想要一首情歌。”黄少天凑过去,轻轻碰了一下王杰希的唇,“讲梦想和现实,讲……喜欢,却失去了。”
    王杰希的心狠狠一撞,往外推的手却毫不迟疑。
    黄少天知道,这是拒绝了。
    “为什么?”黄少天垂着眼问。
    他们之间的距离咫尺可触,却远得遥不可及。
    为什么呢?
    王杰希也不知道答案,他伸臂抱住黄少天,拍拍后背。
    黄少天不懂王杰希这么做什么意思,只听见耳边轻轻一声叹息。
    “回去吧。”最后,他对黄少天道,“曲子我会写的,回头把要求发过来。”

     —TBC—

评论 ( 3 )
热度 ( 63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