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不可说07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下章吹爆天哥!不要小看偶像(doge
   

    想了很久该如何写这一章的心态,我个人觉得这种想法并不算自卑。
    原著中所描写的黄少和杰希无疑都是相当出色的人,定是勤奋专注,意志坚定且有大毅力的人,才能有那般成绩。
    我一直认为这样的人是常常忽略自己的,他们很少想自己做了多少,更多地是想别人做了什么,所以自己又该做什么。
    这不是比较,而是从同样优秀的对手那里传来的推动力量。
    更有也忽略了他人,干脆只想自己应该做的事,眼睛一直往远看,而不是垂下来,也不是往后看,比如叶修。
    他们都是相当优秀的人啊,而能够写出他们的人,真的是日常疯狂赞美虫爹。
   
    总结一下,黄王两人只是都觉得比起对方的奋斗,自己做的还不够多,自身尚未达标而已。实际上低看了自己,高看他人,与其说是自卑,不如说是自谦。
    他们都是不服输的人,在高看他人的同时,也在催促自己前进。

   
    07

    要问黄少天到底喜欢王杰希哪一点,黄少天说不出来。
    问王杰希亦然。
    只是最初的心动作祟,渐渐地,一点一滴积在了心中,慢慢地累积,最后淹没了柔软的心。
    回过神时,已经无法放手了。
    仅仅是稍微松开,都觉得痛到发颤,而作为这段感情中率先放手的人,这么多年的时间非但没有一点缓解,甚至消磨光了他的忍耐力。
    这才有了一通公式中夹着尴尬的电话。
   
    眼看进度拍完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在这里取景的内容也就要结束了,快被疲惫打败的剧组按捺不住喜悦神色几乎溢出,等到最后一场戏时,疲惫中透露出的欢喜弥漫在每一个人之间。
    接下来几天,剧组陆续收拾东西准备奔赴下一个外景地,等到车队开下山时,黄少天已经离开了这边的山水,在品尝了海陆空套餐之后,坐在了某摄影棚的化妆间中。
    这次的拍摄是电视剧合同之前签下的工作,一个音乐广告的拍摄。
    广告方是如今市场上占据了一片江山的国产手机品牌,这个季度除了新推出的机型之外还有无线耳机,音乐广告也是品牌方的创新,请来黄少天搭档最近复出的张佳乐做代言,黄少天签合同的时候心里就暗暗想道:这真的是十分有创新精神了。
    张佳乐在年初宣布复出,发布的一首数字单曲力压榜单,随后制作的专辑销量可观,既证明了实力也让公司正视他的商业价值,身价飙涨甚至超过了引退之前,目前跻身国民男朋友们的行列中,女友粉十分疯狂。
    合作拍摄十分顺利,结束之后,离开路上,黄少天问张佳乐:“听说你要出新专了?听说不是很顺利,不过终于还是做出来了,发售时间决定了吗?”
    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复出的张佳乐。海陆空之间的腾转实在太耗费时间,等到黄少天踏进化妆间时,张佳乐已经准备好了,摄影也就位。匆忙加入其中,黄少天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自然牢牢地控制住自己找张佳乐说话的想法,一直到拍摄结束才放开闸门。
    “是啊。”张佳乐,“终于解决了最大的问题,其他就不是问题了。”
    黄少天相当同意这一点:“的确,只要不缺钱,什么都不是问题。”
    “缺钱么,最后没办法,找老朋友们借了点。”张佳乐显然也深受金钱困扰,“就是叶修那个抠门的,这几年赚了多少不提,还说怕血崩,不敢多借,嘁,我能亏?王杰希借得都比他多!”
    王杰希?
    捕捉到王杰希的名字,黄少天眼睛一亮,暗自竖起了耳朵。
    “王杰希?”他诧异道。
    “是啊。”张佳乐点点头。
    黄少天不准备放过眼前这位知情人,只是套话这种技巧他既擅长又不擅长,面对张佳乐,他试探地抛出一个饵:“怎么会,你不知道他在剧组里多抠门!”
    张佳乐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神色微微诧异。
   
    与张佳乐道了分别之后,黄少天在停车场的门口等到助理开来的车,他坐在后座,尽管拿着手机,注意力却不在上面,无意识地刷新着微博,满脑子全是张佳乐的话。
    起初是今天听到的一段对话,让黄少天不得不在意,是以才有后来向张佳乐那么一问。
    赶到摄影棚时,匆忙间,黄少天没有关紧化妆间的门。当时他正套着polo衫,听到脚步声才快步走去关门,意外听见外头走廊里,品牌方经理和广告总监的闲聊。
    他们说叶修新电影的投资商大头是叶家,这可难见了,叶家从来不掺和叶修的电影,不仅如此,叶家还投资了电视剧,像王杰希最近在拍的,还有张佳乐的专辑也投了一些,怕不是要开娱乐公司了。
    尽管他们说的琐碎,黄少天却立即提炼出了其中关键,只是自身便身处紧急情况,由不得他细想,只先暂时放在心头,一直等到拍摄结束,才在与张佳乐的谈话中找到轻微关联。
    王杰希正在导演的剧本,也就是黄少天目前所呆的剧组,这部电视剧不仅是制片人,连投资商名字也是叶修,黄少天先前没有注意,这时候不禁猜想那到底是叶修借叶家的钱,还是叶家借叶修的名字投资?
    他心里疑惑,往日被忽略的疑点一齐冒了出来,譬如更加紧凑的日程安排,不可能无缘无故,在原预订的时间里没有颁奖,那么为了奖项这个可能就率先排除,那是因为钱的问题?可黄少天看剧组也不是很缺经费的样子。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越往深处挖掘,就越想知道究竟为什么。
   
    车渐渐驶上高速,黄少天在后座躺了下来,捏着山根阖上眼睛。
    想到一会儿还要乘飞的去和剧组大部队汇合,理智上意识到自己需要休息,只是刚刚发现的谜题让他难以安心。
    就像有一大块可口的肉扒吊在眼前,豹子每每跃起一次便能咬下一口肉来。
    总会吃光的,黄少天告诉自己不该继续探究下去,至少现在不行。
   
    忽然,手机微博忽然刷出的一条旧新闻图片,让黄少天暂时将注意力抽离出来,待他看清楚配文,落在图片上的目光微微一凝。
    新闻内容大致是王杰希的新影片抱回了三项国际奖之一,个人也荣获最佳导演提名。
    这大概是一年多之前的事了。那部电影是王杰希首次对历史向伸手,因为是奔着拿奖去的,等评奖结束之后才在国内上映。初听闻送评时,媒体已经学乖了,生怕又被这个新生代导演人扇耳光,点评一律不吹不贬,等到拿奖的消息传回来了,都不禁感叹自己的先见之明。
    影片上映时黄少天正闲下来,一个人包圆了午夜场,十指相扣端坐在第七排正中央的座位上,安静地看完了那部新作。
    离开影院时,松开的双手还留着红印,心中的感情浪潮奔涌着,难以平息。
    当前他就一个念头,王杰希是真的很厉害。
   
    手指覆盖住王杰希的名字,黄少天忽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内心更加疑惑。
    先前明明也被提到过的,只是一直被忽略掉了的异样,如今连起来看,显然也是有关系的。
    执导以来一直身处电影圈的王杰希为什么会跑来导演仙侠类电视剧?
    名声已经提不上了,可要说钱……如今仙侠剧虽然吃香,但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其实并不被看好。
    他点开新闻附带的视频,王杰希抱奖杯于怀,获奖感言简单又冷淡,就连灯光都冷冰冰的,这个人总是这样,在外人眼里总是难以接近的寡冷。
    演艺圈里,导演很多,真正的导演却少。
    黄少天曾看过一篇点评,里头说王杰希的才情难及,心性也远超一般人,是千万人中挑一的人,他看过后便嗤笑吹捧太过,但他也知道,王杰希是有那个天赋,他的作品的确好。
    但远远不到那千万里挑一的水准吧?
    黄少天心里是不服输的,这些想法却不停的冒泡,又被他一个个地戳灭。
    可或许是夜色太深,或许是街道太空,带着湿意的风穿透衣衫,一直吹进空荡荡的心房里。
    他喜欢的人已经站到了那么高的位置,可他还在原地踏步,这么多年都没有长进。
    真是风水轮流转。黄少天不禁想,他先前看到的风景,王杰希没能看到,如今王杰希看到的他没能看见的景色,会是什么样的?
   
    他在搜索栏中打入关键词搜索,找到了红毯采访的相关报道。
    当日王杰希身穿条纹西装,身形较如今消瘦,黑眼圈清晰可见,神色中透出疲惫的同时却又精神奕奕,他的双眼明亮非常,如明星濯濯,瑕不掩瑜。
    王杰希的外形无疑是十分出众的,大小眼更为他的外貌添上一分独特。怎么说曾经也是被大批粉丝追着当男友老公的人,即便转行做导演之后少了保养,与其他明星的合照也丝毫不落下风。
   
    无意间就寻找了很多有关王杰希的新闻,图片也保存得越来越多,待他回过神时,手机相册中已经保存了数百张的相片,或近或远的人像,全都是王杰希。
    确实是好看又出色的人啊。
    他隔着屏幕摩挲着其中的五官轮廓。
    王杰希的优秀并不单单是因为天赋的支撑,每行每业都一样,耀眼的背后必然是较他人多于几倍的付出,如今王杰希身上的光环有多夺目,背后的付出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道的。
    倘若被人夺走了。
    黄少天只要想到这点,心脏就仿佛被捏紧了一般,喉咙干哑发紧,打心底的不愿放手。
   
    回到剧组时,迎接黄少天的,是难友们的黑眼圈。
    苏沐橙坐在躺椅上,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沾着遮暇膏在眼下点涂,场上正在拍男一的个人戏,两架摄影机架在轨道上追着周泽楷,黄少天正看在兴头上,却听见苏沐橙幽幽地叹了一口。
    苏沐橙合上遮暇盘,转头看向刚回到片场的黄少天,夹克衫搭牛仔小腿裤,又酷又帅,还有十足的青春感。
    “你不去换衣服吗?”眼下季节已经过了春分,天气慢慢地热起来,中午的时候气温飙升起来可比肩初夏,被裹在戏服里的苏沐橙不得不捧出了小风扇,此时看黄少天穿着常服逍遥回来的模样,就有些可憎了。
    等黄少天说完他找王导报道被赶开,这样那样追问之下才得了明天开始他的戏份之后,黄少天的形象就更加可恶了。
    毕竟难友还是是未来时。
    对于苏沐橙的目光,黄少天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等周泽楷下来,一边擦汗一边往他肩上拍,就更叫黄少天茫然了。
    看到周泽楷下来了,苏沐橙拍拍衣裙也去准备接下去的拍摄任务了,见黄少天干站着,就把人按下去坐着自己的躺椅。
    其实真要说,干他们这行的,做到现在的成绩,哪个不是这样的呢?用最贵的护肤品,熬最晚的夜,只要有戏可拍。抱怨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比他们更累的也不是没有。
   
    八点多在片场蹭了盒饭,黄少天揣着还没捂热乎的房卡率先回到旅馆,简单的洗漱之后,早早地就睡下去。
    却在半夜被叫起来,刚刚收工的王杰希王导,在电话那头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冷酷无情地将黄少天从温暖被窝中铲了出来。
    “关于你的戏份有改动,过来找我。”
    睡前戴上去的耳机掉了一边,从腿根摸出的手机还带着暖乎乎的体温,黄少天一边没精打采地应了,一边狰狞着表情挂断了电话,下床换衣服。
       
    简单地换上裤子,黄少天套了一件外套便出门去找王杰希。
    “你来了?”王杰希显然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脖子上挂了毛巾,“等等我。”
    黄少天跟着进门,插在口袋中的手不停的翻弄房卡,目光扫视过一圈房间,落回王杰希身上。
    “今天刚修改完,明天就要拍,来不及印了。”王杰希擦着湿发,目光示意电脑,“文件已经放在桌面上了,你先看看,今晚还能改。”
    黄少天应好:“改得多吗?剧情方面改还是性格方面改了?武打删了加了?”
    “加了剧情。”王杰希返身回到浴室,“你先看吧。”不一会儿便传来了吹风机的声音。
    黄少天只好在电脑前坐下,屏幕感应亮起之后,果然看到桌面正中有一个文件。
    黄少天并没有直接点开阅读,而是坐在椅子上等王杰希出来,只是这样他的视线就不由得四处乱飘。
    靠近床铺的椅背上搭着王杰希换下来的衣服,衬衫是王杰希一直以来喜欢的牌子新款,黄少天也买了一件,还没穿过。
    桌上的水杯里还有小半杯白水,靠近门的桌角摆了王杰希随身带着的水壶,靠墙摆着四个相机包,额外支起的小桌子上是烧水壶,壶嘴带着水珠,里头估计是烧的热水。
    ……
    视线兜兜转转回到了电脑桌面上。
    王杰希的这一台笔记本看起来是刚买不久的,外壳崭新,桌面空空,摆正中的文件估计是为了醒目一些,除此之外就是右上角的U盘悬窗了。
    黄少天无聊地想开扑克玩,多年不见,童年游戏依然别来无恙。
    牌挪来挪去,立刻就收了几叠牌。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鼠标微微挪动,意外点进了U盘里。
   
    点开后的U盘是一片空白。
    被满目白色吸引过去的黄少天立刻注意到这就是U盘的一级文件夹,显示上这个U盘的储存特别大且有储存占用,怎么打开是空白的?
    他实在太好奇了。有一个猜想浮现在脑海中,逐渐膨胀开来,以至于他现在满心都是那一个有些荒谬的猜测。
    黄少天身体力行地实现了他的这个大胆的想法。
       
    果然。
    黄少天笑着眯起眼。
    王杰希的U盘并不是没有东西,文件夹被设置了隐藏,这才使得打开U盘后毫无显示。
    谁都有秘密。黄少天自己也藏起了一个文件夹,设了密码,藏在一部废用的手机里。因为不管是平常使用的工作手机还是私人手机,经纪人和助理都会在必要时候使用它们。
    只有他不再使用的旧机可以保存那个秘密。
    只是不知道,王导的秘密是否与他一样,储藏了某个人的某段时光。
       
    黄少天甩动鼠标,没有选择原路径返回,而是干脆转过椅子面对浴室门,再十分贴心地露出了电脑屏幕。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偶然是否是故意所为,一切太过巧合了,但不论真假,都不能掩盖它背后的意思,那么他就尽管忽略经过好了,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王杰希的头发总共也就那么长,完全吹干用不了多久。等黄少天第二个哈欠打完,王杰希便出来了。
    “你看了吗?”王杰希看到面对他挥手的黄少天,先是诧异了一瞬。
    第二眼就是黄少天特地露出给他看的电脑屏幕。
    黄少天意料中的,王杰希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好似无事发生。
    带着恶趣味欣赏完王杰希的变脸,黄少天露出的笑容在王杰希看来十分恶意:“王杰希,我想问你要一个理由。”
   
    拍摄任务的繁重精准地体现在了每晚的夜戏上,连续几天都一直拍到了天亮。
    今天仍然是像夸父追日一样追赶着杀青目标的一天,苏沐橙的助理手脚麻利地给这位刚刚飙完哭戏的主演递纸巾披大衣,转身捧出一杯热腾腾却不烫口的红糖姜茶。
    苏沐橙捏着鼻子灌了半杯进胃,留了半杯捂手。
    喊了收工以后,众人纷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王杰希也在收东西,余光瞥到黄少天等在一边:“不回去吗?”
    “等你。”黄少天的双手插在口袋中,明明是相当放松的站姿,却有一种紧绷之感,他舔舔干燥的唇,翘起的死皮刮过舌面,“还是之前那件事,你真的不……”
    王杰希垂着脑袋收拾背包。
    “然后还有一件事想问很久了,我想知道为什么要分?”黄少天打出一击直球,“我们总要面对的,王杰希,不如给个痛快!”
    背包拉链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叫。
    “……我还有事要忙。”王杰希匆匆掩饰神色,“你先去休息吧,回头再说。”
    “等你回来就说吗?”黄少天对王杰希十万分不配合的精神感到不爽,他倒是想抓住人,可是王杰希溜的飞快。
    只好咬着后槽牙扬起笑,对着王杰希的背影喊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看到王杰希的脚步停了一停,复又迈动起来,显然是听见了!黄少天暗暗磨牙,心中惦记着勉强算是答应的条件,回去睡觉了。
   
    这次的取景地是在一处钟灵毓秀的古镇里,这时还不是旅游旺季,游客并不多,王杰希一路沿着景点往里走,碎石河滩上隔一段才有一盏路灯,朝光尚未完全探出头,月亮还在打盹,他听着淙淙的流水声,绵绵好似催促着他前行。
    最后他寻了一段矮坡,坐在坡上兀然伫立的巨石上,怀里抱着包,一边耳朵戴了耳机,连接的mp3放在衬衫前胸的口袋中,磨损的外表可见其常用度。
    王杰希手里摆弄着相机,嘴里轻轻哼唱着里头传出来的旋律。
    蓝雨虽然说是个偶像团体,但又与偶像有着明显差别。蓝雨成员都是创作型歌手,公司为了不浪费这些现有的资源,除了团体歌舞之外,每个人都有许多单曲创作,演唱会上也有solo表演。
    这样的安排显然有些离经叛道,弄不好,团队分裂都有可能,好在蓝雨一直分外团结,队内关系意外坚固,同时还给公司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益。
    出道至今,黄少天出过的三张单人碟,王杰希都有买。第一张CD还有特别签名,是当时还未分开时,黄少天私下给王杰希画的爱心。
    复合是奢望,但即便是奢求的愿望,王杰希也想尝试一下可能性。
    但就现状来说,如果可以,他心底是更希望就这样下去,做做朋友,没必要戳破那一层纸,可这又是他先前造的孽,只能自己吞苦果。
    也是重新相处才发觉的理,感情有时候强求了,伤人也伤己。
    黄少天想要说什么,王杰希想想也就清楚了,他是不想听,自欺欺人当做不存在了。
   
    黄少天睡了一觉,昏昏沉沉地爬起来也才到中午,一根手指顶着发胀发疼的太阳穴,极干涩的眼睛就连眨眼都仿佛是有什么在刮动眼球。
    勉强将午饭塞进胃里,黄少天还记得王杰希答应了他的事,套了件外套出去找人,哪知对方助理说王杰希收工之后独自扛了装备走了,压根没回来过。
    总不能是去踏青了吧,黄少天高高地扬起眉,对王杰希这样逃避的行为感觉不豫。
    得到王杰希去收录空镜的回答,黄少天带着扰人好眠的歉意答谢了助理,站在门外不住地腹诽起来。
    合着王杰希是不忍心压榨他们,狠心压榨自己了。
    黄少天忍着浑身难受又憋了一肚子火,打电话时喉咙都发紧,一时发不了声。
    “怎么了?”
    “……”
    王杰希看了看来电,疑惑道:“黄少天?”
    “……你在哪里?”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42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