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林方G]心照不宣

给林方本《爱吃点心》的清水G

天窗 戳我

预售3.15晚八点 戳我

最近写文越来越矫情了是错觉吗(再见.gif

1

大概没有什么比当下更尴尬的了。

方锐从备战室里出来,刚走了没两步,就看见入口通道那边林敬言走过来了,步履平稳,霸图队服搭在臂上。

方锐还没缓过神来,下意识地脱口:“老林?”

林敬言也看见方锐了,像往常一样,微笑抬手,打了个招呼,走近了探头一看方锐身后,空无一人,就问:“怎么出来了?”

方锐摇摇头:“没事,里头烟味儿重,出来透透气。”

林敬言哦了一声,没说话。蛰伏已久的钝痛缓缓从心底蔓延开来,通道里很安静,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方锐稍稍移开视线,话题神转折:“回网游?”

“当然,不过要重新买张卡了。”

“流氓?”方锐一听突然乐呵了,眼底有促狭的笑意,“盗贼?”

林敬言笑笑,忽然出手呼噜了一把方锐的头发,记忆里的平头如今都长出了鬓角,贴着脸颊,手感却没变,揉上去手心有些刺刺的,不过绒绒的很像小动物。

今天他离开了,而方锐还会继续走下去。

他对自己的选择是挺看得开的,电子竞技本身就是如此,一代换一代,衰老的选手退出,新鲜的血液不断注入,周而复始才能继续下去,荣耀本身也在不断的提高,联盟的部门也在不断的换人完善自身。

这本就是一个必选的选项。

他们都是要离开的。

被揉头发的时候方锐愣了一下,随即不满道:“你揉我头干甚,别揉。”

“其实摸头是不会变矮的。”林敬言说,“你看你现在都有我高了。”

“那是我资质好。”

“好好好。那方大大要加油。”

林敬言伸出手指轻碰方锐的脸,突然就起了玩心,凑近方锐的耳边轻笑:

“要拿冠军回来啊。”

方锐朝后缩了缩,却看见林敬言忽然就弯了眼,黑色镜框后的眉眼都绽开柔和的笑意:

“加油。”

方锐心里微微一动。

 

记得还在呼啸那会儿,林敬言有次撞见那些年轻的后辈私底下偷偷摸摸的骂他,什么都没说,还安慰气炸了的方锐,笑着说他们还是太年轻了,说完转回头,默默看着屏幕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看见这样的林敬言方锐心里也不好过,他觉得林敬言作为队长已经做的很好了,待人接物也完全没问题,奈何就是有人看着不爽,方锐也没办法。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是林敬言,更不是那些后辈他管不了。

最后他轻手轻脚地把水杯放在林敬言手边,然后坐回自己位子像往常一样开软件练习,偶尔再瞟一眼林敬言时,屏幕后的那张脸表情平淡,眉眼谦和。

这人。

方锐啧了一声。

他想林敬言怎么就这么吸引他呢,这到底为什么呢。最后得出结论是他第一次上台比赛的时候,年少轻狂时,他操作鬼迷神疑残血赢了人家满血之后太高兴了,记者会后更是蹦哒着出通道的,结果乐极生悲崴了脚,全队上下只有林敬言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方锐你脚肿的有点严重……我背你回去吧?”

天哪。队长也太他妈的温柔了。

那时方锐趴在林敬言背上,想他以前小时候崴脚的时候,家里人都只是丢了瓶红花油给他,不闻不问的。

于是这么一对比,方大大心里感动极了。

 

可!是!

方锐心说林敬言一点都不好啊!你看他每次都比你先走一步。是林敬言先离开的呼啸,最先选择退役的也是他林敬言——

停停停。方锐顿觉自己正在往粉红色的少女心世界靠拢,赶忙刹住了自己忽然就开始发散的思绪。

不过倒也没错,他每一次都要看着林敬言的背影,看着他离开,看着林敬言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被日光拉长,扭成诡异的剪影,最后他们挥手道别,分道扬镳。

眼前人或许是他认识的所有人中最懂他的那一个,同样他也是,胜过亲人、恋人——他们俩做了那么久的搭档,彼此之间的了解和默契虽然没有心连心那么神,但对方想什么都能猜个大概的模样出来,最后结果也不会相差太远。

林敬言于方锐是一种习惯,说白了还是在一起了这么多年,虽然有心理准备,不过突然就走了什么的,就算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这很正常,但方锐从心底里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真是奇怪啊。

 

2

方锐想起自己刚离开蓝雨训练营跑到呼啸那会儿,人生地不熟的,饭食也吃不太惯,食堂的东西好说是吃了,却一点都没有饱腹的感觉,林敬言担心新队员不适应每天都问一句饱了没,方锐就砸吧着嘴说是饱了,一到半夜就央林敬言带着出门搓一顿。

特别是有段时间里方锐看上了一家粉丝店,鸭血粉丝汤做的尤其好吃,就是远的很,每晚一趟公交来回,还要等车,但一想想那种大半夜被一双充满期待而亮晶晶的眼睛死死盯着的那种感觉——噢,有点像小学那会儿养的仓鼠——林敬言就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突然间软了下去。

舍友比较方便。方锐如此道着,掀了林敬言的被子。

林敬言也随方锐去,他觉得没什么不好,不如说偷跑出宿舍买夜宵谁都干过,反而是方锐一个人出去的话他倒是要担心方锐能不能掐好时间回来了,他在的话至少他安心。

队员不能准时训练,队长是有责任的。本来半夜偷跑出去就是不合规矩的,再耽误了训练那就可谓两厢不得好了。

后来方锐习惯了,半夜出去搓一顿的次数渐渐减少,到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不过有时候半夜睡不着两个人就会窝在被子里聊天,聊什么都有,天南地北的讲,讲着这个就突然扯到不相干的都是经常的事。

方锐通常都是讲着讲着就睡着了,林敬言都是最后睡的那个。方锐睡姿不差,但是林敬言往往都会再帮方锐盖一次被子挪正枕头。

方锐就说你怎么和我老妈一样啊,你好歹也是队长啊队长的威严呢,你看看人家霸图。

而且林敬言你队长力不足。方锐摇晃着脑袋,语重心长道,为人太温和,你看看人家霸图人家微草什么样的,你呼啸又是什么样的。最后总结林敬言你作为一个队长要有威严一点,不然底下的队员都不听你话知道不?

林敬言一边接水一边想,接完了冲着方锐点点头,也对。

方锐刚咧嘴一笑,就听林敬言续道,语气恳实,不对,我帮你盖被子和队长力有什么关系?

方锐:“……”为什么要纠结在这种无关紧要地方。

 

他那时候是想说的,他应该告诉方锐的,可他犹豫了。

那时候他想说因为你是方锐。

因为你是方锐,是搭档,所以要对你好。

但那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半路去茶水间摸鱼的方锐赶回去训练。方锐走后他帮忙烧了几壶开水,又提了一壶进了训练室。

而方锐正盯着屏幕里的鬼迷神疑不知道在想什么,手指尖敲着键盘,咔哒咔哒富有的节奏感是听惯了的,外头的太阳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往室内散落下斑驳的暖色方块,肉眼可见的白色粉尘上下浮动,模糊了电脑桌前的大男孩的眉眼。

 

林敬言放下热水壶,眯起眼,方锐。

欸。桌前的人闻声转过了头,拉长语调应道,啥事啊?

林敬言走过去,看什么呢,还发呆?

方锐开玩笑似的道,没啥,我就突然觉得鬼迷神疑帅呆了。

林敬言点点头,转身朝自个儿机子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回头,你也挺帅的。

言罢又转了回去,徒留少年方锐望着林敬言的背影张大了嘴,反应不能。

 

[系统]玩家[方锐]受到玩家[林敬言]的[会心一击]-9999

 

 

3

林敬言的学历出人意料的高——至少在联盟里一群不是高中没毕业的就是职高毕业的大神中算高的了。

大学专科生,可惜中途辍学投入荣耀女神的怀抱。

方锐知道的时候嘴巴张的老大,都能塞个蛋进去,而林敬言也确实这么做了。他把方锐碗里的卤蛋塞了进去。

然后方锐被噎的到处找水,林敬言好心地喂了自家搭档几口汤,却见方锐莫名红了耳根。

“怎么?”

“没、没啥。”

“哦。”林敬言夹了口饭,“你夏休期有什么打算?”

方锐一愣:“没什么计划。”

“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打工?”

“啥?!”

方锐吃惊是有理由的,你看按理说吧林敬言作为呼啸队长,工资拿的也不少,生活足够还有富余,更不用说平时吃的睡的用的都在俱乐部里,实在没有打工的必要。

也因此方锐甚是不理解:

“打什么工啊大夏天的跑外面,这天气打狗都不出门的好吗。”

然后林敬言笑吟吟地看着方锐,直到方锐抖着肩膀觉得浑身发毛时,才指了指楼下人行道上两只正打闹着的比熊:“嗯?”

尾音微微拉长,呼啸队长笑得眉眼里仿佛都晕开了温和的色彩,训练室的窗户常年关不紧,老是开了条缝,热浪不辞辛苦地挤进来同冷气汇合,方锐脸忽然就烫起来。

今天自己好像不太对劲。方锐心想。

“随你啦,反正我夏休期没回去,呆在俱乐部也是闲着。”方锐嚼着肉问,“打什么工?”

林敬言拿筷子尖戳戳饭盒边缘,似乎在思考:“打扫卫生?”

方锐闻言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严肃道:“那不该找微草的吗?”

林敬言伸出空闲的那只手屈指就敲上方锐额头:“话不能乱讲。”

 

不过方锐后来才知道,打扫卫生是他一个人干的,林敬言那丫跑去当家教误人子弟了。

干完活儿方锐去找林敬言,就看见自家队长将一份用红笔圈圈画画出来的作文纸递给了东家的小孩,微笑:“你看看圈出来的地方,然后换个思路重写一份。”

“我算是看透你了。”方锐蹲在一边,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沉重,“难怪你上次一直揪着我那份技能报告不放……学语言的也不要太认真!不就是几个语法吗你当没看见行不行!”

林敬言深深地看了方锐一眼:“说的好像最后是你写的一样。”

“……”方锐挪开视线,“话说回来我挺好奇这家人为什么找你当家教,专科也没毕业,又是职业选手……现在都说的挺好听的……不过现在家长都还是那套思路吧。”

说白了就是打游戏的。方锐指的林敬言也懂,不过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上来。

方锐也不是特别在意,伸了个懒腰提着抹布出去了。

 

等到夏休期结束,训练没落下,还赚了点外快。除了每天在太阳底下跑来跑去的,方锐觉得还是很不错的。

一直到林敬言离开呼啸。

再后来林敬言去了霸图,他还呆在呼啸做他的副队长,看着身边一群一脸自信狂傲、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天塌了我也能撑得好好的年轻脸庞,再看看屏幕里身影有些孤独的鬼迷神疑。方锐有时候真的觉得心累,没由来的——

可能他天生和这种人五行不和。

方锐想。

 

 

4

再后来方锐去了兴欣,林敬言退役,兴欣拿了冠军,再然后——

世锦赛。

 

去苏黎世前方锐给林敬言打了通电话,周日早上七点,林敬言还没起床,迷迷糊糊地听对面问去不去看比赛,声音爽朗,林敬言隔着手机都能想象出另一头的青年眉飞色舞的模样,一如当年刚来呼啸的时候,个子小小的,笑容很大,声音清脆:

“队长好!我叫方锐!方圆的方,锐利的锐!”

音容那么清晰,仿佛近在眼前。

挂了电话,林敬言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

他觉得有些虚幻了,突然一下子就过了这么多年,当年那个还没到他胸口的男孩儿一下子就比他高了,从蓝雨训练营到呼啸到兴欣,拿了冠军,现在还准备进军世界了。

而他从呼啸到霸图到退役,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林敬言不后悔退役,也不后悔当年放弃了学业去了电竞。其实说到底这些路都是自己选的,后悔也于事无补。

没有哪个职业选手不想继续打下去。就像他在最后的记者会上说的一样,他离开了赛场,却永远离不开荣耀。

新的账号卡在抽屉里躺着,盗贼,时不时玩一玩现在也有72级了,他的流氓和盗贼在呼啸搭档了那么多年,征战无数,盗贼的技能和技巧他都一清二楚,以前在呼啸他和方锐私底下也没少拿对方的账号卡玩,盗贼玩起来就同流氓一样溜儿。

想起方锐刚进呼啸的时候,个儿小小的却有着无限精力,整天嘻嘻哈哈的,但一摸上鼠标键盘却仿佛变了一个人。

那时候方锐的打法已经有了猥琐流的神韵,整个人却正气的不得了,眉宇英气眼底清澈,任谁都不会觉得这人将来竟然成了一代猥琐流大师,更别说到后来连好好的气功师都被方锐活生生的滚猥琐了。就比方说名门正派的种子弟子一夜之间摇身成了魔教长老,看的人什么感想都有,复杂到说不出来。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林敬言向后一倾,把自己摔回床上,想自己是真的老了,有事没事就爱想过去的事。

不过林敬言觉得,海无量和鬼迷神疑一样,都挺帅气的。

然后又闭了眼,准备再睡会儿,中午去医院换舅舅的班。

 

林敬言没去瑞士看世锦赛,他爸住院了,林敬言得在边上看着照顾。世锦赛的比赛也一场没落,或直播或重播,中国队上场前雷打不动的一条短信,Q群那边一起道声加油,直到象征着最高荣誉的冠军奖杯被捧起的那一刻。

决赛林敬言看的直播,排山倒海的欢呼声给人以冲破屏幕的错觉,解说潘林和李艺博一时激动喊破了音,中央舞台边上的比赛席的门依次打开,其中还有人的双手在不断颤抖,几乎拿不起花束。

许多人为之奋战的奖杯依次传递,摄像头拉近,熟悉的面孔一个个清晰可见。

林敬言摸出手机,点开第一个短信会话,点击编辑框:

 

世界冠军,回N市了请我一顿鸭血粉丝汤。

 

一个多小时后手机震动提示:

 

请就请,等着吧 !

 

至于还有别的什么话,他们彼此心照不宣。

 
 

END

 

评论
热度 ( 55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