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方王]无言3.5

不良paro 补完 

突然想写一期斗嘴  旁观者清的损友们。

半夜发个神经病

补档 补充感情线 回顾了一遍忒突兀了 我果然是打戏写太开心忘了写谈恋爱(。

损友真的写的很开心^q^

3.5

下课铃一响郭明宇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跟火燎了屁股似的,结果动作太大,把肩膀送给了墙壁狠狠地么了一下,郭明宇立刻嗷了一声捂住肩膀,台上老师见怪不怪,目不斜视地从前门走出去,拐弯上楼。

“你咋这么跳?该。”

同桌的方士谦慢吞吞地合上教科书,又把抽屉里的手机揣进兜里,然后才瞥了一眼一边揉着肩一边催他赶紧出去别挡道的郭明宇。

坐在外头占据地理优势的人慢悠悠地翘起嘴角:“哦。”任凭郭明宇怎么推他瞪他都端坐不动。

郭明宇瞪了一会儿这人,也不急了,摸着下巴似在思考:“你今天不对劲啊,咋就粘在位子上了?”

“我坐着怎么了?”方士谦莫名其妙地看了郭明宇一眼,分外不解。

“所以不对劲啊!”

“哪儿啊?”

“哪儿都!”

邻组前排的叶修早就丢了笔转过来,把下巴搁在椅背看热闹,此时冷不防地插了一句:“你今天怎么没去找王杰希?”

后排的魏琛环胸点头,附和道:“他也没上来。”

韩文清竟然也插了一句:“嗯。”

然后四个人的目光都转去看韩文清,脑回路频率出奇一致:这人真的假的?

忽然被四道目光行注目礼,韩文清问:“看什么看?”一把低音嗓很是严肃。

四人纷纷转移视线,避开韩文清的视线。

叶修魏琛和郭明宇三人瞬间达成共识,统一把炮口对准了方士谦。演技派魏琛痛心疾首:

“你都对人家做了什么!”

方士谦很无辜——是真无辜,且不明所以:“我怎么了?”

同为演技派的郭明宇离得最近,直接一巴掌糊上方士谦脑袋,也不管方士谦皮脆,一脸吾儿真蠢,这铁疙瘩脑袋难成钢,痛心疾首道:

“你不是喜欢王杰希吗?”

方士谦想也不想一巴掌糊回去,才疑惑道:“谁说的?”

“这还用说?”叶修撑着腮帮子,“看看你,对个后辈比对自己女朋友还上心,啧啧……”叶修摇摇头,立刻补道,“老郭说的。”

突然被卖了的郭明宇一拍桌子:“喂!”

方士谦心说叶修你丫摇个屁头,再摇也不像邓布利多,嘴上也不忘解释:“有吗?……我什么时候交过哪个女孩子了?老郭啊……”他酝酿了一下语重心长的语气,“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郭明宇干脆坐在桌子上了,两手撑着膝盖大马金刀:“没乱讲,咱们用数据说话。”他一捋刘海,“这星期你下楼找他八次,他上楼找你三次,其中他的三次都是为了确认报表……”

方士谦扶额:“……所以怎么了吗?”

“上周,五天都是你去食堂帮他打饭。”

方士谦无奈了:“不就是打饭吗?我没帮你们打过吗……”

叶修突然抽出了一张纸:“这张假单你帮他写的吧?”

方士谦更无语了:“我也帮你们写过好伐。”

叶修点点头,朴素地回了一声哦,尾音拉的老长,如果教室有房梁说不定就绕上了。方士谦想着摸了摸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

魏琛摸着下巴说:“上周他休了一整周病假,你带他去医院帮他排号陪他问诊帮他写假条帮他打饭……你这饮食起居都照顾了啊……”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方士谦一脸看stk的表情看魏琛,“相处两年多,万万没想到老魏你竟是这种人!”震惊的语气抑扬顿挫,也是个演技派。

魏琛白了他一眼。

“也不止老魏,你俩怎么也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方士谦又看叶修和郭明宇,“我照顾一个……病员怎么了?”

郭明宇无语。

方士谦更茫然了。

“你不知道你英雄救美的事迹都传成什么模样了?”叶修摸了一把笔在指间转,“上周末王杰希被约去干架,地点是咱校的游泳馆,打一半这小孩突然抽了……”

“你丫才抽了,杰希他是急性肠胃炎发作。”

“看看,都叫杰希了。”郭明宇使劲眨眼,挤兑方士谦,“关系真好哦。”

方士谦推了一把他:“操。”

“然后你突然出现……”叶修顿了顿,“几拳将对方打趴之后架起王杰希奔出校门拦了辆的士去市医挂急诊?”他就像最拙劣的背书方法一样一口气说完,语气都不带起伏的。

方士谦摸摸鼻子:“你们也来一次啊,我也会这么做。”

韩文清冷不丁地道:“王杰希除了开学的致辞之外所有演讲稿都是你写的。”

方士谦像是卡带一样,转头去看韩文清。

郭明宇震惊中呐呐补充:“然而我们找你写你从来是拒绝的……”

“好吧。”方士谦举手投降,“其实我专业代写代打,佣金看心情。”

“……”魏琛都不忍心吐槽了,最后想了想,摸着良心,还是拍了下方士谦,示意他看前门。

不好的预感……方士谦扭头,话题中心人物王杰希在前门环胸靠门,好整以暇地进入了看戏模式。

什么时候来的?

方士谦抬头看风扇,心想以前怎么就没感觉班上的门这么宽?

“我刚刚有说什么不对的话吗?”最后他问郭明宇。

“没有。”郭明宇也摸了摸良心,“大概。你解释挺好的,太好了。”

1  2  3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