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方王]无言5.5

1  2  3  3.5  4  5

不良paro   补档

太耻了……(

好耻好耻好耻第一次尝试………………太耻啦!!(尖叫

狗血ooc都赖我我先去哭一哭……昨天写个肠胃炎今天胃就不好了……(揉胃

不要笑剧情(目死

5.5

人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王杰希扶着墙抹了一把脸,闻见一股子血味儿,低头瞅了眼,手背上的大片破口看起来还挺触目惊心的。

要是方士谦看到了估计得吓一跳吧。王杰希想着忽然笑了笑,眉峰掩了疲倦,他觉得自己的喉咙涩的仿佛就像两张砂纸,所有音节到了嘴边都是变了味儿的苦。

他把掏了一半的手机又塞了回去。

钝痛从胃部往四肢蔓延,王杰希舔着干裂的嘴唇心想就不该陪方士谦大半夜的出去觅食,这人酒量浅自己放倒了自己也就算了,隔天太阳一升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呢?一瓶啤酒两串子鱿鱼直接挂急诊再加上还被莫名地亲了一口。

王杰希也奇怪自己怎么就没想过避开方士谦。

他捏起拳又放开,想起来那晚上方士谦为了丢啤酒背对着他,汗湿了衬衫,衣料紧紧地贴在皮肤上,似不走心的描摹,刻出蝴蝶骨的印子,还夹着半截脊梁骨。

王杰希叹了口气,摸出了零钱一瘸一拐地去找附近的自动售卖机,他需要一瓶矿泉水。

那天方士谦丢了啤酒罐伸手去拉他,步伐紊乱,思维却像是清醒的,他说我好像醉了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家。

王杰希记得自己说了好,其实他那时也醉的差不多了,他的酒量浅的可怕,头一回被刘小别袁柏清他们推着喝了不少,直接躺在ktv的沙发上不省人事,差点被邓复升架进医院。

夜里的冷风兜头就是一阵呼啸,灵台登时清明了不少,接下来的事儿王杰希都记得挺清楚的,他被方士谦吓了一跳,或者说那天晚上就不停地被方士谦吓,以至于他第二天还能跟和没事人一样揣着明白装糊涂,转过身却对自己这般的作态嗤之以鼻。

挺矫情的不是?

方士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又或者是在发呆,眉峰低敛,眼里空荡荡地沉着,像是掉进墨水里的玻璃珠,跟王杰希小时候邻家抑郁症的小孩一样。

王杰希愣着不知要干什么,就见方士谦忽的咧开嘴露出一个傻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跟个不倒翁一样拉着他的手走上人行道。王杰希低头看了一眼被牵住的手,脸一红,连忙捞过方姓醉汉的腋下。

磕磕绊绊地回到了方士谦家,他把快成烂泥一样的方士谦扯进门,方士谦扒着门框不进去,嘟囔着王杰希听不懂的话,又整个人往后倒。

真的是醉了。

王杰希用力把这人的手一个骨节一个骨节地从门框上掰下来,抱着腰把人丢在玄关上帮他脱鞋,刚脱了一只方士谦突然跳起来把他往门上推,没关紧的门咔哒一声直接上锁。

这是发酒疯了?

他下意识地推了一把,结果方士谦手臂一伸捞住他脖子整个人靠了上来。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玩壁咚实在没有什么有趣的,方士谦还把下巴搁在了他肩上,骨头硌着骨头,怪难受的,呼吸还全喷在他脖子上,细腻的麻痒感挥舞小手顺着脊梁往上爬,王杰希抽抽鼻子,又推了方士谦一把。

方士谦整个人就跟树懒一样把王杰希当树扒了。

那一刻王杰希想的还是幸好没在外头,这得多影响市容啊……

下一秒方士谦抬头,也不懂得这人怎么瞄准的,脸一凑近,两张嘴巴直接覆在了一起。

王杰希开始冒冷汗。

没想到方士谦还没完,磨了一会儿伸出舌尖顺着唇纹舔了舔,王杰希整个人都僵住了,现在找时间机器还来得及吗?

方士谦毫不客气地咬着王杰希的唇,慢条斯理地拿舌尖描画唇形,王杰希下意识收了收往外推的手,两人靠得更近,身高又相仿,这下胸膛靠着胸膛,心跳声咚咚咚地仿佛就在耳边擂鼓。

他闭上眼,感受到方士谦一只手顺着腰线向上扣住了自己肩膀,另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胯骨上。

王杰希觉得腿都软的不属于自己了,被撬开齿关的那一刻他才开始想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等回忆完毕方士谦的手已经摸进衬衫里了。这整一套小说剧情里最常见的狗血泼了他一头,顺理成章的王杰希差点想骂人。

舌头被霸道地勾了过去挑弄、纠缠、吮吸,炽热的呼吸交织着,王杰希很清醒,甚至清楚自己理应一拳把方士谦掼在地上,他还可以顺便踹一脚——

接着他应该开门,趁这个发酒疯的人还没爬起来赶紧躲的远远的。

然而他却很自然在和方士谦交换唾液,配合地扭过颈侧让他亲吻的更深,胯骨相蹭,王杰希睁开眼又闭上,手臂环过方士谦的腰。

他想起有一回他在学校下楼梯的时候被推了一把,那时他踩稳了又被人撞到肩膀,咻地摔下了楼梯,本来就没好的脚踝崴得厉害,直接肿成了发面的馒头。

兴许真的是孽缘,方士谦刚刚好上楼,见状直接架起人进医务室,没想到校医不在,只好缩在一边的椅子上翻报纸,一双长腿交叉着蜷起来,问他无不无聊不然我给你讲个故事?

他说好啊不过能麻烦你先帮我把校医找来吗?

方士谦从善如流地起身,像是终于有地方伸展的大树,他的校裤短了一截,王杰希就看着那两节截白皙突出的脚腕骨蹦蹦跳跳地去找校医,心想这人怎么这么逗,对每个人都这么好?

可郭明宇却笑方士谦怎么都不见你对咱们这么好。

那天王杰希围观完被三堂会审的方士谦,回了班刚坐下去就见旷了两节课的杨聪瘸着腿一脸郁闷,还装着精神抖擞的八卦脸,楼上那叫方士谦的学长对你可对别人不一样啊,怕是看上你了吧?

也不等王杰希说什么,杨聪比着自己的小腿骨说,我刚踢到铁杆子上了,那人就站旁边看热闹——好吧所有人里就他给校医打了个电话。

懂不?杨聪晃着脑袋又说,他对你真的很好。

最后两人分离的时候都喘的不行,银丝拉的老长,王杰希面不改色地揩掉,喘匀了气把人一推,动作迅速地勒着方士谦脖子塞进主卧,然后奔进客房的卫生间里。

1  2  3  3.5  4  5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