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不可说08

     提前祝大家端午快乐,考试周顺利,毕业生能考上理想学校
     愿大家的生活都能圆满如意

    娱乐圈背景,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与套路齐飞。
    前方大型狗血尬吹现场
    半夜讹了(没有)皮休太太画黄王无料,妖都场可持大师球前往二号线08捕捉,还有黄王新文本首发~

   

    08
    黄少天似乎生来就该成为偶像。
    他自己是不清楚的。当他握着话筒站上舞台是多么地夺人心目,而他开嗓时又有多么抓耳。
    同时他又是洒脱的、率直的。日常生活里的黄少天就像脱去了天人的束缚,他离开了舞台上绚丽的效果,终于变得栩栩如生,散发出可以被触摸的烟火人气味。
    他会睡懒觉,会因为吃到讨厌的东西而低落,会因为开心的事情而兴奋,偶尔在料理台前会忽然放声高歌,看到喜欢的东西会刹不住心中的喜悦与兴奋而手舞足蹈……
    这样的那样的,越接触,就越喜欢。
    也许他一开始记住的只是片面的单薄形象,但他也看到了逐渐丰满起来的黄少天,他发现这个人就像每一寸都贴合着他的心长的一样,不禁让他想要捧起来,高过头顶。
    后来他看到了更多面的黄少天,手渐渐地放下来,停在了心口处。
    最后他就把这个人放进了心里。
    喜爱着,珍惜着。
   
    黄少天找到人时,王杰希的手中正忙碌着航拍无人机的拍摄。
    王杰希最擅长的并非人像,当他的镜头定焦自然时,仿佛使用了什么不得了的力量,显现在屏幕中的定格让人惊叹。无数人都在拼了命的试图从时间手下抢夺一次自然的定格,王杰希却能轻易做到,天赋叫人嫉妒,但更让人艳羡的是他在这之上付出的努力。
    仅黄少天知道的就有一个月的时间。王杰希刚刚到林杰手下学习,被称赞、被肯定,然后被踢进了山沟沟里。
    林杰借给王杰希一整套装备,剧组离开采景地时,把王杰希留在了那里,足足一个月。
    最后的成片里,由王杰希所拍摄的空镜头被大量采用,更丰富了网络剪刀手的硬盘。
    你可以嫉妒一个天才,但你不能嫉妒一个努力的天才。
   
    当年王杰希选择当一个赌徒。
    戏路被固定之后,人气开始往低处走,渐渐地,他放弃了演戏,也不再期望能够走进乐坛。
    他转身去了林杰的团队中,从场记当起,从零开始学习摄影与导演。或许是天份与幸运的加成,林杰看中了王杰希的能力,很快地,这位纯粹的新手推开了一扇扇门……
    林杰因身体问题引退的那一年,与方士谦联合编剧、王杰希独立导演与摄影的低成本电影《青萍》成为当年最佳黑马,首周票房便在内地破亿。
    网络中的叫衰声消失了踪影,媒体开始吹捧这个成功转型的年轻人,这个年轻英俊、前途光明的新生代导演,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吹捧?
    即便王杰希不再演戏,他的曝光度也不高,可他的热度却不同寻常,他依然是耀眼灼目的明星,只要他愿意现身给大众一次闪烁,便能再次掀起浪潮。
    踩过王杰希的人对他重新奉上了谄媚的笑脸,真要细究那些吹捧的话语,其实都是从他人那里采来半句,再与心里的半句揉作一团绵云,要把他迎上天去。
    只有黄少天双手插在裤袋里,悠悠然然地自云团边飘过,什么都没带来,什么都带不走。
   
    晚宴上的觥筹交错惹人生厌,王杰希一直被包围在谄媚吹捧里,一次次地重复微笑、握手、碰杯,到最后差点没绷住表情,僵硬的笑容就要垮下去,就在这时,黄少天从远处走过来,好似无意,却刷足了存在感。
    艺术吊灯坠着的玻璃切片折射着明亮的暖色光束,淡黄的色调并不能给人温暖的感觉,被大量摄入体内的反而是热情下的冷漠与迫人的压力。
    当红小天王缓缓走近,渐渐弱下去的嘈杂使王杰希心里松了口气:终于能够顺畅地呼吸了。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一点点走近,又一点点走远,两人的视线无疑是碰上过的,却都不约而同地当作没有看到一样错开了。
    王杰希转身走开,黄少天回头望了一眼,正巧看见那人轻车熟路地取了一杯酒往远处的角落走去。
    黄少天跟了上去,在王杰希察觉到回头寻找不知名的视线时,转身大步迈向了门口。
    他离开了晚宴。
    后来他听说王杰希要到一本剧本,筹备明年开拍。
   
    经过了这么些年的积淀,王导显然已经不是当初的新生代黑马了,浸淫其中多年的王导成为了头马之一,遥控器在王杰希的手中被玩出了花样,无人小飞机贴着水面急速俯冲滑翔而来的气势之汹汹,黄少天不禁后退了一步。
    螺旋桨嗡鸣着,无人机被控制着转向返回,王杰希并没有发现黄少天,他太专注了,以至于黄少天走到了他的身后,都没有发现。
    黄少天在王杰希的身后歪歪脑袋,又站着看了一会儿王杰希对无人机的操作,在王杰希准备转身时,陡然出声喊道:“杰希。”
   
    迎着午后的艳阳,王杰希不禁眯了眯眼:“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他撇过头以回避过于刺目的光照,也得以回避黄少天的盯视,仿佛要探进他心底挖出一份答案的目光实在让人发毛。
    或许也有他自己心虚的缘故——在王杰希认真地回想并梳理因果关系之后,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自己所犯下的过错。
    而今他要品尝苦果了。
    这显然不是黄少天所要求的答案,只是他也清楚,这或许才是真正理由。当初他刨根问底都想要王杰希给他例举出个一二三四等等数量的理由,他想要确切的答复,哪里不好,他就改。如今他逐渐清楚感情并不存在清晰的线条,而所有的理由都可以归结于一句话。
    ——他不喜欢了。
    黄少天的眼睛感到一阵酸涩,他抬起手掌挡了挡刺目的阳光:“好吧,既然这样我也……”
    “当时我大概是想,我们不适合了吧。”就在黄少天开口的时候,王杰希也继续说道,不仅干脆利落地截断了黄少天的话头,还分外理直气壮,“现在想起来,我当初我真是错的一塌糊涂。甚至错到了现在。黄少,你会是个好演员,但我算不上是一个称职的导演。”
   
    他的确错了。是他自己没能坚持下去,看着黄少天登高的背影,当年的王杰希不自信自己真的可以陪伴那颗明星走下去。
    拍了这么多年的故事,当年没看清的,现在也都明白了。所以王杰希想要走回去拥抱他的明星,可是明星抱了他一下,然后给了他一拳。
   
    王杰希以为他们的分手没有波澜,心里想着好聚好散,自欺欺人般的忽略掉心底的不忿与恼怒,但是黄少天并不如王杰希所想。
    只是如今王杰希也没有剖析自己的心理历程的打算,往事都已经发生的定局,回翻又有什么意义呢。
    回头是粉饰的太平,唯有向前看,往前走。
   
    “对不起……”无力的感情也唯有无力的三个字可以叙说,黄少天一直沉默不言,王杰希忍不住发汗,心一点点地冷下去。
   
    艺术是现实的加工。
    艺术喜欢体现出的那些惊人的真相、动人的感情,或纯粹或肮脏的人事物,皆能从现实的画卷中摘出原型。
    那些都是独特的存在,因为独特性而震撼人心。而摘除掉世界中的独特存在,剩下的则是平庸的、不起眼的。
    平庸,是王杰希对他与黄少天之间的感情的描述。
    他们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如大多数情侣一般,甜蜜的同时也深陷感情困扰。
    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矛盾,总以为过去就没事,感情能抚平一切。当时的确有用,可那些被压下的矛盾都暗暗酝酿成了隐患,后来都一下子爆发出来。
   
    黄少天觉得,很多事情是说不出来的,但说出来说不定会好很多。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黄少天难得神色凝重,“我的意思是……我当时的所作所为让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很抱歉。但并不是说你就没有错了。”黄少天说着忽然扬眉,“我不得不说你有时候真是十分独断……你别不信,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记得很清楚的。”他恶狠狠地磨了磨牙。
    “有吗?”王杰希无奈笑。
    “有,真是气死我了。提示你,你自己发的微博。”
    王杰希想了起来:“那时候当然不能承认。”
    “所以我们两个人谁也别说谁,大家都有错。”黄少天耸耸肩。
   
    他们所说的,只是一次借住。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只是两人睡在了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
    然后不幸地撞上了狗仔的枪炮。
    彼时的蓝雨正处在奔向人气火爆抛物线的最高点的途中,同性绯闻也乘风而起,大有传遍全网的趋势。
    蓝雨内部知道的时候已经迟了。喻文州问黄少天是不是认真的,黄少天当然是认真的,他奔着相守一生去的,可就当他准备对大众出柜时,王杰希先他一步发布了微博。
    他发出一张黄少天的照片,背景是黄少天的公寓房,清爽的家具摆设里,两桶方便面格格不入。
    大致说了谢谢黄少这位挚友收留还让他睡床而不是沙发,顺手还给蓝雨新专炒了一把。
    黄少天仔细研究后确认不是代发,字里行间是王杰希一贯的风格。
    我去你妈的!
    黄少天当即爆了粗口,重重地摔了手机,得亏是床垫,只是反弹高高跳起,落回去,安然无恙。
    王杰希不是爱发微博的人,他也不喜欢自拍,微博是经纪人代为管理,里头的照片也是应付任务,唯一一次自己发布的内容就是澄清绯闻,一己之力吸走了所有目光与闲言碎语。
    黄少天脸色阴森地看着手机拨号的显示,对面接的也快,不等黄少天质问出口,王杰希就说: “你在上升期,少天。”
    那是第一次。
    他们之间爆发了第一次争吵,黄少天单方面冷战,王杰希坚守己见,不愿退步。
    黄少天还想单方面出柜,手机却被经纪人收走。黄少天去找队友借手机,他们无一例外地说“你太冲动,我不能这样帮你。”
    娱乐圈中哪里有什么真爱呢。
    世界是五彩斑斓的,但这个圈子却比世界还要多几种颜色,相互混杂的在一起,缺一分添一分,真是千变万化还有余。
    他们看得不多,心里却清楚这个理,太清楚了,也正因太清楚,才不能让黄少天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可黄少天的理智都被怒火烧成灰。
    直到喻文州来找他。喻文州目光冰冷,一往温和的他难得发怒,眉头深深皱着,他将房门钥匙扔在黄少天面前,呵道:“你想毁掉蓝雨吗?”一个字一个字地往黄少天身上戳,一下子就将黄少天从暴躁与狂怒中的思绪中抽出,提着他摁进冰水池子里浸没,从头凉到了脚。
    他们是一个偶像组合。黄少天如若出柜,丢失的决不仅仅是女友粉丝。社会上不是没有支持同性恋的人,但更多的是来踩他的,而届时,蓝雨又将面临什么?
   
    保有理智的黄少天其实很清楚什么是该做的不该做的。
    就如眼下。
   
    “我已经二十四了,杰希。”
    王杰希本来不清楚黄少天为何忽然提起了年龄,却在触及黄少天的目光时猛然明白了。
    那份目光并不复杂,只是积淀了岁月,带上了两三分沉重。不像以前,洋溢着轻狂意气,眉梢都带着轻快,前行路上的所有阻碍都能一脚踢飞。
    年轻的心脏有着强大的力量,无所畏惧的年纪里,不懂得爱,有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做着一意孤行的事情。
   
    “我今天就在这里跟你坦白了,不说清楚对谁都不好,就算说出来显得我矫情,我也得说。”
    黄少天缓缓地靠近王杰希,直到就要面贴面时才停下来。
    王杰希看着极近的人:“你想做什么?”
    “我以为你会知道。”这么近的距离,气息全都喷在了脸上,黄少天的视线落在王杰希的唇角,“你应该知道我的答案了,你的回复呢?”
    王杰希回以一动不动。
    黄少天便凑上去,短而轻地贴着唇角触碰一下,如蜻蜓点水,很快就离开。
    “我喜欢你,我还喜欢你。”
    宛如一个必中的眩晕技能砸在了王杰希身上。
    “……”难以置信地看向黄少天,王杰希张口又闭上,如此循环重复几次,艰难开口,“我以为……”他又刹住话头,直觉不该说出口。
    “你以为什么?”一直观察着王杰希面部表情的变化,黄少天立刻道,“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我故意搞暧昧?你以为我发脾气是要报复你?不会吧王杰希,我在你心里这么幼稚的吗?”
    王杰希不敢说他的确是这么以为的。
    “其实我也觉得不会,毕竟过了这么久。答应进组之前我想那就顺便做一个了断吧,哪里知道你突然不放手了。我也舍不得了。”黄少天对着王杰希张开手臂:“让我抱一下,好吗?”
    黄少天的眼睛极亮,当你不经意间将这个人纳入视野时,第一时间捕捉到的一定是他的目光。
    不同于黄少天的歌声。他的目光那并不没有多么摄人心魄的吸引,而是一种猛烈的冲撞感,笔直地、以不可挡之姿撞破了屏障,动摇你的心神,你猝不及防就被掳获,满心满眼都是这个人。
    是幽暗中骤然擦亮的灯火,他精神高昂,好似小太阳一般散发着光与热。
    恍然有一股贪念升起。
    王杰希抬臂拥抱眼前人。
   
    “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说的没错。”他确实不愿意放手。
    “嗯,我知道。”黄少天轻轻拍他的背,“我都看到了。”
    “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黄少天说,“我有一句话想听你讲,也是你欠我的。”他理直气壮。
    “嗯……”王杰希确实欠他一句,“现在说?”
    “不然呢?”黄少天反问他。
    “……我……”王杰希抿抿唇,耳朵有些发烫,“我喜欢你。”
    “嗯嗯。”黄少天立刻回答,一下一下地摸着王杰希的背,“我也是。”
   
    两人一路无言地回到旅馆,黄少天无比自然地跟进了王杰希的房间,王杰希也想黄少天该看一下修改的戏份,便没有赶人。
    先前王杰希找黄少天说修改后的剧本时,因为某人突发一个大胆的想法导致作案者被冷酷无情的导演推出门外而无果告终。
    “加粗字体是修改后的。”王杰希将电脑搬到黄少天面前,屏幕上开着两个文档,“旁边这个是未修改的,你可以看着对比一下。”
    黄少天表示知道了:“那你快去睡吧。”
    王杰希以疑问目光回应他。
    “你一宿没睡,呆会儿还要拍戏,你以为自己是超人吗?”黄少天扬起眉,“快去睡。”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