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黄王】逐锋

写给 @喻先生的觀察日記 《风起》的G~

当时两人面对面站在舞池中央抬臂,两手交握,手掌贴在对方肋下,他们以奇怪的姿势贴面相拥,双目相对时,表情严肃,都以为是紧张。
乐曲已渐渐进入高潮,陡然间滑入的一个高音将气氛拔起,两人同时迈步,随后在互相踩脚的舞步上仓促退场。
目睹全部过程的损友们笑得前仰后合。

未来伪星际设定,加了各种各样想写的元素一锅焖,感谢草草让我写完它(比心

通贩:https://market.m.taobao.com/app/mtb/h5-tb-detail-old/index.html?id=571780335839&qq-pf-to=pcqq.c2c
本宣:http://horkoshedervary.lofter.com/post/1d09a8a1_ee931d29

01
“坐标24……1,……0,敌机十……装载……请……援……”

破旧废弃的钢铁零件搭建起的星际港口犹如巨人一般拱卫着这颗星球,独特的设计饱含恶意,舰船驶入钢铁巨人大张的口中,锋锐的巨齿叫人心里发毛,犹如自投罗网所带来的恶寒顺着脊梁向上爬,汗毛皆竖,王杰希攥紧拳头,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控制不住的危机感正疯狂地驱使他行动。
庞大的星舰行驶在死寂的通道里,倍增的压力体现在船上的每一人面上,放眼望去,指挥室人人面色凝重,额间挂着冷汗。
直至前方有光。
着实松了一口气,即便是忽然的震动也没能让他们再度绷紧神经。
另一艘星舰悄声无息地超越了他们,加速驶入船坞,并在他们的通讯频道上留言挑衅。
换在平时,铁定卯足了劲要再超越那艘星舰。
王杰希抿了抿唇。他从危机感的包裹中脱离出来之后就在观察,他加入的这伙星盗虽说是这边的五大团之一,实力可以说是其中佼佼者,但显然还是有着可谓是鸿沟的差距——经验。
超越他们的星舰所属正是星盗之首的战机,有着“红玫瑰”之称的纤细美人。
“红玫瑰”作为人为组建改造的战舰,与同类战舰相比,它牺牲了防御,换得速度与灵活度上超越性的胜利,先锋艇一般的身材如鬼魅幽灵,最是出其不意。显然有一位富有美术眼光的人为它设计了外表,朱砂色的漆画作为古地球亚文化中经久不灭的美丽象征饱含着激昂浓烈的冲撞力,偏红的黑色底色又使她的存在低调而含蓄。
如今的星盗势力中,排名首位的是便是“红玫瑰”。而王杰希所在的“灰星”,与“红玫瑰”敌对多年,从来没赢过。
王杰希站在指挥室的角落,“灰星”停靠在了“红玫瑰”的旁边,只有他目不转睛地观察着“红玫瑰”。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够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这位拥有着顽强生命力的美人。她的侧翼曾被东北集团军的导弹击毁,包括一侧的引擎,预估内部损坏率高达67%,却突然消失在了追踪围捕中,直到近几年才重新出现活动。

船坞中的“红玫瑰”静静地趴卧着,舱门打开,王杰希忽然在船员之中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也不该说熟悉。从一侧颧骨横贯过鼻梁的伤疤,转到另一侧时,还有约有巴掌大的疤痕,这些都是自愈留下的痕迹。
那人走在末尾,双手插兜,懒懒散散地,却肆意外放高阀域的精神力,“灰星”的警报器在这个人走出的瞬间就哔哔地叫嚣起来。
远远地看,那人笔直如剑的身影有些单薄,透着一股陌生的凶戾。
王杰希跟随着其他人走出舱门,接待灰星星盗团的侍者已经静静候在舰艇外。
两拨人马间的气氛剑拔弩张,接待他们的侍者垂着头,身体发抖,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措手不及的惊恐。
王杰希多看了那人几眼。
迎面碰上之前,对方察觉到王杰希的存在,侧过头望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
王杰希捕捉到瞬间的怔愣,他牢牢地记住了这张有些眼熟的脸,经年累月的工作习惯使他自发地掀开上面的疤痕、拆解这张面孔上的五官特点,一一对应排除后,得到了一个意外的答案。
他迈出去的脚步没有停顿,答案的确叫人意外,却不代表他会让这个答案成为他的阻碍,但他意识到自己仍是太急躁了。
“坐标24……1,……0,敌机十……装载……请……援……”
他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他们最终都没能收到的求援,伴随着战火,夹杂着不稳定的电流,就连复原的声音都失了真。

王杰希直直地走过去,对方也似乎在等他而停下脚步,偏头嘱咐了下属几句话,于是“红玫瑰”的人都走了,只有他一个人站在梯旁。
不止是侍者胆战心惊,王杰希这会儿也暗暗冒汗,他实在太冒进了——对方的位子绝对不低,而眼下的自己仅仅是一个行动战队的队长……
王杰希站在了男人的面前。
男人比他要矮上五公分,不是力量强壮的类型,但精神力有S,初步可以归为灵活作战型的机甲战士。
男人道:“你好。”他勾着唇笑了笑,脸上的伤疤也被扯动,这下王杰希可以确定了。
他嘴唇蠕动着,男人却先他一步开口。
“王杰希。”
他的声音极轻,王杰希却觉得有些冷。
他能够确定男人就是黄少天,却无法确认……黄少天是否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黄少天。

02
这颗星球与众不同。
它与“垃圾场”相邻,小不起眼,却是黑暗的巢穴。漂浮着的宇宙垃圾成为了天然的屏障,长久以来都被忽略的它不被联盟登记,此后也一直以法外星球的身份不断收容着被剔除公民身份的违法人士。
暗色的地表犹如泥浆裹挟,“黑域”之名实至名归。
这一天,黑域的星际港口迎来了无数战舰,其中不乏赫赫有名的宇宙大星盗。

时隔多年见到已经被判定死亡的故人,王杰希的手指轻轻触碰光脑,有些犹豫是否该将这个意外发现汇报给联络人。
尽管当初他们这些战友都不愿意承认,但在宇宙战斗中,操作员在机甲损坏率超过80%的情况下失踪的生存率,即便是他们在等待了五年之后也不得不接受荣耀联盟盖章的死亡确认。
如今,王杰希却在黑域见到了黄少天。

他当了多少年星盗?
简单地沐浴之后,黄少天裹着一条浴巾站在了洗手台前。
镜子里的男人有着一副好身躯,精壮的肌肉中蕴含着的爆发力让人不可小觑,历经战火洗礼的身体少不了功勋,纵横交错的伤痕深深浅浅,有些异样的美感。
如今修复舱的治疗水平已经完全提升到可以治愈普通非致命外伤,包括祛疤功能——可以这么说,一个伤痕累累的人塞进去,便可白白嫩嫩地被吐出来。
如黄少天这般的遍布伤痕的身体尤其少见,包括脸上疤痕。幸而这些年受的伤都不算严重,自愈没问题。

黄少天拿起光脑摆弄了几下,终端缓缓吐出一张纸。
刚出炉的相片尚且带着从机器中吐出的温热。
合照中的人皆身着军式制服,相片翻到背面,有着一排手写文字。
“致荣耀,与我等。”

随着机甲研究推进到SS级别,机甲战斗的时代彻底地来临了。
中央星军校的一届毕业生提出机甲融合高级智能AI的试想,该试想得到了军部的大力支持,连续几轮答辩、立项,他们成功地搬进了实验室,军部为他们提供大量的研究资料与资金,专家学者也参与进研究。
究竟是谁先提出的猜想,谁都说不出来,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都被拉进了这个项目里,几个人各有所长,分工合作,倒真也让他们研究出了苗头。
率先攻克的是机甲制造。

经过改造的人形机甲更加灵活,改良过的系统在优化了防御的基础上再次加强速度,正如鬼魅的身姿,只闻其声,不见其踪。
持剑备战,黄少天自身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翘起了弧度的笑容,他的精神力覆盖了这台机甲,比以往更加顺贴的手感让人忍不住将注意力都都投入其中。
“模拟训练准备。”
黄少天的眼中隐隐透露出兴奋的神色,在倒计时的声音中活动着手指:“早上好呀。”倒计时结束,模拟场景置换为空荡的训练场,黄少天的右手猛地将操作手柄推到底,左手五指飞快输入指令。
见到模拟场景后黄少天立即放弃了潜行的打算,平原的视野开阔,最适合直来直去的单人作战,用来试验机甲的部分功能也十分合适。
悉悉索索的虫鸣涌来,黄少天操纵着机甲腾空,问:“火力加强了?”
训练场外的控制室里,喻文州注视着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监视屏,记录下各种数据用以将来的研究,答道:“是消耗减少了。”
“防御呢?加强了吗?我怎么没感觉?”机甲在虫群中翻腾,偶尔有些攻击没能避开,与以往的不同立即被黄少天察觉。
“那是刚刚研发出来的痛感回避。”王杰希一进控制室,就听见黄少天发问,就顺着回答了。
听闻动静,喻文州微微偏过头,道:“杰希来啦?”
王杰希点点头,随后也看向监视屏。
机甲在空中不断腾转,光剑的虚影围绕着机身炫出了绚丽的光圈,整个项目组下足了功夫改良的推进器终于使机甲的活动呈现出预想的效果,将灵活度发挥到了最大程度。
“新植入的痛感回避怎么样?”王杰希问。
最后一只工虫被黄少天一个回身疾闪拦腰砍断,经过多次调试的冷兵器也越来越顺手,黄少天对新机甲爱不释手,评价道:“不太习惯,感觉回避指数调太高了。”
喻文州记了下来,说:“接下来试试机甲对战吧,需要采集一下数据。”
王杰希主动道:“我来吧。”

“我好了。”依然是广阔的平原,操纵着全新的机甲,王杰希将参数调试到自己熟悉的数值,问,“开始了吗?”
“开始了。”喻文州顿了一下,“黄少朝你过去了。”
联络通道都是同一个,喻文州提醒王杰希的话黄少天自然也听到了,立刻嚷道:“喻文州你这是帮王杰希作弊!无耻!”
喻文州权当没听见,环胸站在监视器前,笑眯眯地一副看戏模样。
没有得到喻文州的回应,黄少天习以为常地嘟囔着转身,全身心地投入到对机甲的操控中,精神抖擞地迎战王杰希。
平原上没有藏身之处,王杰希的机甲没有动,微弱的风吹歪了脚踝边的小草,视野里渐渐出现了黄少天所操作者的机甲。

黄少天找了许久,却没找到目标,嘟囔着:“你在哪里啊王杰希?”他不敢卸下丝毫防备,脑门渐渐泌出汗珠,加大了精神力外放的范围,“你躲哪里去了?树上?草丛里?这种地方有什么好躲的,是男人就干脆一点出来,咱们正面刚一波儿,让你死得明白一些——听见没?我已经找到你了!”
话音一落,黄少天猛然回身,光剑挑出,接下了突如其来的一击。
黄少天失声喊出:“隐形?!”
要跟这个单兵作战的结业成绩唯一一个满分的人硬碰硬绝不是明智的选择,王杰希再度拉开距离,原本显形的机甲再度失去了踪影。
喻文州一边记录数据一边解释道:“这是新的涂层材料……”

被王杰希几次偷袭,黄少天似乎渐渐看懂了机甲隐形的规律,在下一次王杰希的机甲显形时,立时变招,王杰希一击不中,同时也被黄少天拖住纠缠了几回合。
“可以了。”喻文州的声音响起。
“就这一会儿?”黄少天难以置信地抱怨道,手上的操作丝毫没停。
王杰希也同样。

毫不手软与放水,是对彼此的尊重与敬意。

机甲手中装载的分明是长剑,却犹如潜行在黑暗中的刺客。黄少天迅速近身王杰希,机甲在奔跑过程中只剩下残影,他的速度太快,王杰希的视网只捕捉到一丝残影,他面不改色,立刻发出射击指令。
一息未到,两架机甲内部同时发出连续警告声响。
战斗结束,系统自动弹出。

03
“都站好了啊,要拍了——”
在别人眼里,黄少天与王杰希总是不对付的,两个人的竞争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未停歇,因此拍合照的时候,两人也被分到了最边缘的两个位子。
实际上两人的个性不同却意外相合,他们既是对手,也是好友。
他们之间的战斗有输有赢,最熟悉你的人一定是你的对手,积累多年来的默契远超他人想象,前一刻还在针锋相对,下一瞬也能并肩作战。
只是他们也没有特地去解释什么,就一直被误会到了现在。

研究初步成功之后,经军部批准,十架机甲及机甲师被投放至边缘军事星球,预备参加一周后的军事演习。
在出发之前,站在母校的大门前,一起拍了一张合照。
那时候谁都不会想到,就在一场自己人的演习中,他们之中会有人在战斗中意外脱离队伍。
现场采集到了损坏的零件,在通讯通道中最后捕捉的到只有该机甲师发出却未能收到的求救信号。
至此,项目结束。

过了几日,又陆陆续续地住进了几波人。
目前宇宙星盗势力的中坚力量几乎集中在了这颗星球上,倘若这时联盟架设一颗轨道光子炮,或者更凶一些,直接炸掉这颗星球,或许未来的一代就能过上没有星盗骚扰的安逸日子了。
只是显然地,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发生。黑域的存在可以说是被政治默认的,联盟会同意消灭一些星盗,可绝不会同意抹除黑域,还有这群星盗们。
王杰希这几日足不出户,因此不知道自己已经出名了——在港口与“红玫瑰”的那位副团长搭讪后毫发无伤,如今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太一样。
王杰希也发觉了。
他这几日出门,或多或少地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与过去相比,如今身为“红玫瑰”副团长的黄少天的确有了很大的变化。
黄少天不愧身为中央星军校战斗系毕业的优秀毕业生,他在“红玫瑰”里发光发热,如今持有的机甲也是特别定制款,手下带领着的“红玫瑰”先锋机动队可以说是威名赫赫,包括与东北集团军的那一战,他在其中的作用巨大。
而关于来历,只听说是被捡来的,本来该被卖进竞技场,却不知道做了什么之后,被团长留下来当了星盗。
他在“红玫瑰”里帮团长做事,从底层人员到副团长,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就如学生时代一样,谁握住他,他就是谁手里最锋利的剑。

当初,黄少天操作着严重破损的机甲,最后迫降在了一颗偏远的荒废星球,自己也因撞击而导致部分记忆混乱。
也是他命不该绝,误打误撞迫降的荒星地底下竟是“红玫瑰”的老巢,机甲摔出的坑洞碰到了地下基地的防护网,黄少天还未清醒就被“红玫瑰”的人抓走,醒来时已经身在黑市。
对于恶贯满盈的星盗集团来说,人口贩卖并不稀奇,不是吗?
黄少天必然不能让自己被卖掉,无论是作为什么身份。他开始挣扎,“红玫瑰”的人把他关在铁笼里,他就每天定时逃出这个笼子,打晕守卫,然后盘腿坐下,每天都比前一天要走的要远一些。如此四天,他见到了“红玫瑰”的首领,成功地扼住命运的喉咙,并扭头转了一个方向。
他开始为“红玫瑰”做事,习惯着成为一名星盗,在这期间,混乱的记忆慢慢正常,他也回想起来一些事情,比如军校的学生时代,比如他们的试想,比如他们的实验室。
黄少天也犹豫过是否要联系联盟,但当他进入“红玫瑰”的控制室时,他选择向另一条看不见未来的路迈步,义无反顾地在星盗这条路上愈走愈远。
这么多年来,“红玫瑰”的悬赏令上只见金额增加,从来没看见情报有多少变化。
黄少天握紧这个机会,誓不松手,从不后悔。

04
黑域各处增加的警备,不知何时开始传起混入间谍的说法,很难让人不认为是黄少天搞鬼。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厚软的地毯吸收了所有的脚步声,夜晚是他们的狂欢,到了白日,反而到了休息的时间。
“去哪里?”
“去一个可以安心谈人生的地方。”
没想到黑域里竟然还设置了宴会厅,黄少天反手关上厚重的大门,驾轻就熟地行走在黑暗里。
“杰希,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不过我想你应该是记得的,毕竟是很痛的记忆。”黄少天叹了一口气,“毕业舞会上我看你没有搭档,就问你要不要跳舞,结果你说好。”

当时两人面对面站在舞池中央抬臂,两手交握,手掌贴在对方肋下,他们以奇怪的姿势贴面相拥,双目相对时,表情严肃,当时都以为是紧张。
乐曲已渐渐进入高潮,陡然间滑入的一个高音将气氛拔起,两人同时迈步,随后在互相踩脚的舞步上仓促退场。
目睹全部过程的损友们笑得前仰后合。

“可是听说你现在跳特别好。”黄少天抬起手臂,“要跳舞吗?”
王杰希:“……”从哪里听说的?
黄少天耸耸肩,又放下了手说:“还是算了。不过你知道吗,你就要暴露了,现在大家都在传有间谍混入了黑域。”
“而传言的源头就在这里。”
“是吗?以前我就不喜欢这门课,只好选了个让人头疼的指挥学,每次写战争分析都一个头两个大。”
王杰希淡淡道:“不好意思,我现在是你讨厌的那类人了。”
“我不讨厌间谍,毕竟不能否认间谍存在的必要性——我们都需要间谍。”黄少天说,“我唯一比较好奇的就是,你的联络人是谁?”
“谁是你的联络人?”他重复问道,见王杰希闭口不答,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头,“看来是我认识的人。叶修?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一个个名字自他口中蹦出,都是如今被列入机密档案的高级军官,但在七年之前,这些人都只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军校生。
王杰希倏然抬眼,返身擒拿。
黄少天任由他动作,毫不反抗地就被压在地上,喉咙被锢着,黄少天毫不在意地扬起下颌,笑得十足挑衅,道:“你有没有和你的联络人说,你在这里看到了我?”
王杰希凝视他良久,久到黄少天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缓缓松开施加的压迫,开了口:“没有。”
“真的没有?我倒希望你有。”
王杰希微微挺直了背脊,制住黄少天双手的手微微用力,凸起的骨节扎进他的掌心。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黄少天。”王杰希说,“必要时候我不介意同归于尽。”
“多么令人感动的忠诚。”黄少天感叹着,忽然暴起。

比起听人说有多厉害,实际交手之后,王杰希才对黄少天如今的实力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可以说是相当的棘手,以至于王杰希都有些后悔没有及时汇报上去黄少天的存在,非友方的黄少天是他自己无法解决的大麻烦。
比起过去,黄少天明显更要凶狠,每一招都下了狠手,仿佛带着不回头的狠厉。若非这些年在军中接受的训练,恐怕王杰希也不能保证自己是否会在碰面的瞬间就被摁在地上无法反抗。
黄少天着实狠,被击打到的部位都留下痛感,虽说都是实战,但是军队里的前辈与星盗还是有着十分大区别的,毕竟后者是真的赌上性命来杀你。
王杰希等待着一个可以拉开距离的机会,近战对他来说还是有些亏的,他的消耗更大,结局其实已经注定。
黄少天也知道,刚开始他就知道王杰希比起从前并没有多大变化。
暗潮涌动间,战意澎湃。

互不相让,彼此试探。

五指扣进的瞬间,王杰希猛然发力,腰部使力,身体腾转,坐在了黄少天的腹部上。
他的外套已经脱下,上身只剩下一件打底的白衬衫,而原先贴在裤子上的武装带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卸下,怎么看怎么摸,浑身上下没一处可以藏武器的地方,可他偏偏藏住了一件。
脑门顶着一支袖珍激光枪,一件武器都没留住的黄少天笑得与平常一般:“阴险啊!你藏哪儿了?我怎么没摸到?哎,其实真要有机会,我还是挺想来一场真枪实弹的。比如……”
说着,黄少天原先环在王杰希腰上的手动了。自脊梁向上,撩拨过敏感的后颈,抚过后脑,最后半捧着王杰希的脸,一指按压着下唇拨弄。
“……”王杰希微微吐气,“看来你这些年过得相当充实。”
“哪里哪里,至少有一方面是无比贫瘠的。”黄少天的目光渐渐危险,“你呢?”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无法判断黄少天的行为是否故意,言语间是否是在诱导他。
他们是做过的。毕业舞会之后,酒精发酵了暧昧,头脑是清醒的,却放任动作肆意,互相剥了衣服,仿佛汲取热量一般拥抱缠绵,发泄得浑身是汗,动作尽管笨拙,感觉都是一致的。
现在想起来仍然有些面红耳赤。

“看,你硬了。”
看样子是要复刻回忆里的场景,手掌舒展又收紧,王杰希狠心拉开保险,朝着黄少天肩膀开枪。
“——滴——”
倏地,机械电子音在耳畔响起。
黄少天与王杰希两人浑身一震。
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与神经,王杰希仰面躺下,后脑勺轻轻触碰地面,机械声仍在继续:
“……测验结束……倒计时开始……精神状况确认良好,身体状况确认良好……倒数三秒开始,3、2、1,确认弹出。”
“欢迎回归,学生王杰希,该轮测验中您的成绩为,优秀。
“首都星时间,星历3000年6月8日,恭喜您,首都军校为您颁发的毕业等级为,杰出毕业生。未来的职业去向推荐选择为,中央集团军。”

05
星网中风靡一时的大型角色扮演游戏,经由军校某学生研究室改良后,以星网为载体,战斗系统更改为军方的最新研发成果“模拟体感训练系统”。
毕业考核期间,中央光脑控制主系统,并受军部监督,严格进行成绩评定,最终考核成绩与毕业分配挂钩。

以上一学期的考核成绩排行顺序,在现实中进行基因与精神力测试、体能检测、潜能测试等一系列基础测试。
随后进入游戏中的训练系统,以包含一人候补的六人团队制开启第二轮机甲团队战。
短暂的两天休息之后是三轮单人对战。
最后第四轮角色扮演,考生进入模拟系统,虚拟世界以双方50%的记忆为基础,在原世界框架的基础上构建生成。

06
考核结束之后,分配结果也出来了,各有各的去处。
“好吧,咳咳,本来我不想讲,也不该讲,可是没办法,赶鸭子上架。”叶修清了清嗓子,举杯环视,“致——”
“致荣耀。”
“致荣耀——”
“致荣耀!”
杯沿轻碰,一干而尽。

黄少天夹着菜,假装漫不经心问身边人:“你去哪儿?”
“中央集团军。”
“……”
“你呢?”
“边境星。”
“……”
“……”
“致你。”王杰希朝黄少天抬杯,眼帘微微垂下,掩去眼中复杂情绪。
黄少天也对王杰希抬杯,与他轻轻相碰,似落吻那般轻,连声音都无:“致你,与荣耀。”言罢,仰脖干尽。
他又夺过王杰希的酒杯,一口闷了,不留一滴。
酒液淌入喉管,淌进心中,整个人从心脏处开始发烫。
两人的精神力接驳,王杰希接过黄少天归还的酒杯,冰冷的器皿都被捂得滚烫,他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
“敬候佳音?”
“等我回来。”

一行人吃饱喝足,最后又回到了中央军校。宏伟的大门紧闭着,防卫武器的红灯在黑夜里顽固地亮着,
叶修设置好光脑,转头看见一群人仍然在闹哄哄地。
“喂喂。”叶修喊了两声,“已经开始拍了啊,都站好站好。”
黄少天笑嘻嘻地勾上王杰希的肩膀。
“荣耀!——”
黄少天快速侧过去,对着近在咫尺的脸颊亲了下去。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