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吹
狗血本人,爱好甜饼

【王杰希】少年白首(上)

    第五年。
    祝你生日快乐。
    今年又是字数有点少的个人向哈哈哈哈。
    希望明年能写完给你的情书。
    生日快乐,杰希。
   
    01
    一个魔道学者在三区闯出了名堂。
    此时国内首届荣耀职业联赛刚刚结束,嘉世夺得了冠军,嘉王朝公会的人走出去都是仰着下巴用鼻孔看人的。
    赛季结束之后,尚未有经验的联盟并没有对职业选手们做出什么规定,因此为了赚装备的材料,刚刚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都参与进了网游活动,公会成员身后有了依靠,摩拳擦掌,下一秒就能打起来。
    那些头顶嘉王朝的玩家走路间都带着风,不是战斗法师的也都似带了十几个炫纹的战斗法师。
    一区二区热火朝天,三区也不遑多让。作为刚开的新区,开荒初期人挤人,被职业联赛吸引来的大批新手不知几何,战法与拳法面面相觑,驱魔师与魔道学者悠然而过,术士满世界地晃着手杖。
   
    刚开始的时候,这个魔道学者并没有多么引人注目,但还是在世界野队中留下了一道风骚的身影、一个神秘的传说。
    世界野队通常以“那位魔道”来称呼这位走位风骚到奶妈气哭,DPS高到团长与T齐齐崩溃的不开麦魔道学者。
    最初他差点因屡次OT被挂悬赏被世界拉入黑名单,而他的最后一次OT是大团的野外BOSS时被团长一通臭骂,从此他就变成了走位控制在奶妈技能的最远距离与输出比DPS高一些但比T的输出低的魔道。
    这个魔道只加了一个小小公会,小小公会不仅规格小人数少,实力也低,一看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而随便加的。
    到了满级的时候,魔道学者退出了小小公会,随后的几个月里,他凭着迷之走位和出人意料的技能收发,在野外收割了无数人头,顺带从大公会手中遛走了boss。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02
    缘分真可谓是妙不可言。
    当职业选手都在一区二区互怼时,林杰开着小号在三区开荒,途中偶遇刚刚满级的魔道学者。
    魔道学者的名声虽然还没有传多远,但一些小八卦还是飞进了三区公会长的耳朵里。
    其中无一都有一句,操纵这个魔道学者的玩家是个厉害角色。
   
    二话不说,林杰操纵的小号,正面堵了魔道学者。
    不久后,林杰的小号扑街了。
    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也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结果。
    在pk的过程中林杰凭借着自己对魔道学者的熟悉,最先看破了对方技能树的加点不太走寻常路,剑走偏锋的险感
    随后才渐渐注意到对面的操作。
    不论是思维反应能力还是操作反应速度,都
    这是个人才啊!
    林杰猛地一拍大腿,键盘噼里啪啦:有没有兴趣加入中草堂?
    同时瞅了一眼方士谦的电脑屏幕:“手上有空吗?来三区看个人。”
    彼时方士谦预备出道,但不妨碍他在一区名声赫赫,日常怼职业选手叶秋等人。
   
    03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方士谦还是借了一个小号站到了林杰身旁。
    听林杰要他溜一个魔道学者的玩家,方士谦没有放在心上。
    预备职业选手役开着牧师过来,溜了一分半,在魔道学者手下又滚了几分钟,第一把扑街。
    方士谦瞪大了眼睛,不信邪地开了第二把。
    第二把多磨了几分钟,打掉魔道学者半血,牧师扑街。
    方士谦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林杰若有所思。
    反应过来的方士谦道:“这人的魔道怎么打的那么奇怪?”
    “第三把,能打多久?”林杰问方士谦。
    方士谦没有回答,鼠标一点,接受了魔道学者发起的第三把。
   
    04
    第三把没完没了。
    牧师东奔西走溜魔道,魔道暴打牧师,牧师打滚爬起来开风筝,魔道追牧师,牧师被暴打……
    围观人群越来越多。
    方士谦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眼看着牧师与魔道又要进入一个新的死循环,魔道学者忽然停了下来。
    牧师发出一个文字泡:怎么了?
    魔道学者回复:吃饭。
    “……”方士谦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林杰拍拍少年肩膀,示意方士谦看时间:“是该吃饭了。”
    牧师无语凝噎:吃完再来?
    魔道加了牧师好友:嗯。
    然后下线了。
    围观吃瓜一阵叹气。
   
    05
    学生有暑假,职业选手有夏休。
    连续几日的蹲点之后,方士谦了解到魔道学者今年高二,明年高考,家在微草主场。
    简直是递到眼前的机会。
    林杰却犹豫了:“今年高二,明年高考?”
    方士谦一听,顿时也没声了,渐渐收了笑容。
    队里也知林杰蹲对方蹲了多久,此时一听年纪,惊讶道:“这个时候还玩呢?”
    另一名队员劝道:“先问问?不是我说……”队员挠挠头。
    林杰对他摇摇头,队员咽下了未出口的话。
    “问问他成绩。”林杰对方士谦道。
    方士谦点头。
    随即收到回复是:不太好,一般般。
   
    后来才知道,这个一般般,真的是不一般。
   
    06
    B市方寸地,在北漂族还未涌入时,一桶浇花水泼到十个人,九个有背景,一个不太有背景。
    王杰希其人,四世同堂,上三代教书育人,桃李满怀,逢年过节都有陌生面孔上门。
    王杰希还小的时候,最常做的就是端茶倒水之后,被年轻于父辈的大人摸手,被年长于父辈的摸头,最后附赠一句“前途不可限量!”。大了一些,就不免被叫到跟前,详细询问一遍,再耳提面命一番,最后附赠一句“年少有为啊!”。
    尽管三代都做了教书育人的工匠,但并不强求过王杰希将来要做什么,成长的过程中并不苛刻要求,也不自由放任,引导是最主要的手法,就像烘培一样。
    卡片游戏玩过,游戏机玩过,网游也玩过,普通男孩怎么长大的,王杰希一个不落地都经历过。
    他会在小操场上抢一个比自己头还大的篮球,也会一脚踢起足球,撩起草叶飞舞;他会站在比他还高的讲台上摇头晃脑地念诗,也会立正在主席台上,举起右手握拳在太阳穴边对着话筒说我宣誓;他会把粉笔扔向班里欺负女生的坏小子,也会领着人在学校洗手间门口堵破坏公物的学生……
    问别人王杰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会说出很多形容词与名词,却绝不会有一个“职业电竞”。
   
    07
    成熟懂事、自律好学。
    王杰希就像所有别人家的孩子一样。
    他的时间规划并不严苛,在他尚不需要逼迫自己的时候,他喜欢用最轻松与舒服的方式让自己更好过一点——在达成目标的前提下。
   
    王杰希在高考结束之后,忽然说不报大学,要去职业电竞,王家老一辈气到不说话,父母黑了脸,同辈一片惊讶。
    说这个,王杰希并不是没有准备的。
    他深知在家里是讲道理与事实的。
    因此他所需要展示的,是电竞行业与荣耀的前景、是微草俱乐部的实力与能力、是青训营的资源和他的实力未来。
    一个月之后,最先松口的是思想更能跟上步伐的父母。
    在确定了王杰希仍然坚持这个决定并且会去实行它,一周之后,父母说服了两边了老人。
    最后,他们也像所有家庭那样要求与期待,并许诺王杰希:“你可以去,但要有成绩。”
    王杰希说:“好。”
   
    职业电竞这个将来,家人并不看好,但也不阻挠。
    但是如果王杰希真的走歪了路,他们便会插手将路掰正了。
   
    08
    “请问是(微草的)林杰队长吗?”
    “对,我是王杰希。”
    “嗯,我在门口。”
    “当然。”
    “直接进去吗?好的,谢谢。”
   
    少年开始了他的征程,双手是奇迹,脚印是荣耀。
    自此,匆匆九年,未曾停歇。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白杉 | Powered by LOFTER